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明石国行x女婶小短打

好久没写刀男了,复健一下。

最近回归了一下,又开始苏起了明老板,啊,他怎么能那么帅,然后一直想写他的粮,但实在没啥梗,就把上次那篇继续了一下。

我感觉自己江郎才尽,没啥文笔,语句不通,就,单纯的嫖一下明老板。

OOC且废话连篇。

上篇戳化猫









1.

明石国行已经不敢回忆那次事件最后是如何收尾的了,但是长谷部那比厉鬼还要恐怖的脸色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之后的好一阵子他都噩梦连连。

至于审神者,她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不,她别说受影响了,她可是好好地在他怀里睡了一觉,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离开他的房间,兴致勃勃地去找那些猫的。

虽然明石是很怕麻烦,但他怎么感觉审神者这种不走心的行为就像是上过床后拍拍屁股走人再也不联系的那种人一样,而且还是连一分钱也没留下的那种?

不,为啥他要这么在意啊?

那件化猫事件并没有给审神者带来任何不适或影响,该撸猫撸猫,该偷懒偷懒。明石有几次路过她的房间,不是看见她在逗猫,就是看见她和那五只猫睡成一团——审神者变回来之后,从刀剑那里把猫们抢了回来。

是真的到了抢的地步。

短短几天之间就和那群四爪生物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关系,是那群刀剑男士们实在没救了,还是该夸猫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深不可测的生物呢?

眼看着事件即将平息,明石刚插下了“这下总算可以全力偷懒了”的旗帜,那边的审神者就唰一声地把旗给拔了。

“任命明石国行为近侍。”

明石听着自己的名字被长谷部咬牙切齿地读出来,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虽然听说审神者除了爱猫这一点个性以外其他设定都很迷,但也没想到会这么不靠谱啊?先不说长谷部的近侍做得好不好,让自己这种没干劲的人去协助她,她真的没有开玩笑嘛?

这个疑问到了审神者的房间之后自动消散了。看着满桌的文件,明石国行感受到了比被长谷部连续训话几个小时更难过的绝望。

她真的不是在报复自己吗?

 

2.

明石国行切身体会到了当初今剑说的“生活自理能力为零”到底是什么概念。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算是很没干劲的了,但是在懒这件事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了比他还要更做得出的人。

因为长头发洗起来很麻烦所以要拜托他来帮她洗?

不不不,先不说他有没有干劲做,只要他一有真的要去帮她的这种想法,立刻会被时刻在门外监视的长谷部给干掉的好吧?!

然而被拒绝了的审神者依旧贯彻了不想洗头的想法,大手一挥把头发给剪到了齐肩长。这种闹脾气的行为真的是让明石自己都忍不住扶额了。

一直以来真是辛苦了啊,长谷部。

除此以外,明石还被拜托了许多不在近侍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大到代写工作报告小到开窗这种伸一伸手就能做到的事情。一阵子下来后,他真的明白了自家审神者到底有多不靠谱。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会有人忙着打游戏撸猫而连饭都懒得吃,连续几天之后饿晕在自己房间里的——明明烛台切每次都有好好地把饭食端到她桌子上来啊!

“啊,因为,总感觉吃饭好浪费时间啊。”被实在忍不住吐槽的近侍说教了一番后,审神者一脸疑惑地歪了歪头,“我以为靠我的灵力能顺利地撑到游戏通关的。”

连婴儿饿了都会哭喊啊!主上到底有多废啊?!

所以说之前新游戏发售忙着通关的审神者都是靠近侍喂饭的喽?!

一直以来真是辛苦了啊,长谷部!

好在审神者除了自身生活不能自理外,对于本身的工作还是比较负责的,每天的出阵远征和内番任务都有安排到位。虽然明石认为这种像去牛郎店指名一样的安排方式并不算什么工作啦,但也是多亏了这一点,这个本丸才能正常的运转。

不过本丸的正常运转是建立在审神者充沛的灵力之上的,希望这个不靠谱的主上不要因为懒而把自己作死啊。

 

3.

明石是不太清楚之前长谷部做近侍的时候具体都要做些什么啦,虽然觉得他是那种会没事给自己找事的类型,但明石确定这之中应该不包含陪审神者睡觉这一件事。

应该......不包含吧?

当自家审神者一脸平静地对自己说“啊对了你今天晚上留下来吧。”的时候,明石先是不由自主地想到啊好麻烦又有工作了,然后等实际理解了她的意思之后,没来由地紧张了一下。

什么,终于是时候开始这种展开了吗?

流传在各个本丸之间的隐秘话题,传说中的寝当番?

难道说审神者厌倦了长谷部,想找点新鲜的,所以才换自己当近侍?

难怪审神者能那么平淡地说出这种话,原来是已经习惯了所以见怪不怪了?看不出来啊主上!虽然平时一副宅女的样子,但意外的竟然是食肉系的?!

“啊,还有我之前让光忠洗的衣服应该好了,你去帮我拿过来吧。”审神者以一个废人的背影结束了这场简洁明了的谈话。

“审神者是什么样的人?”

因为没办法搞清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明石干脆趁拿衣服的时候直接问其他资历比较老的人

烛台切光忠摸了摸下巴说道:“怎么说呢,虽然主上看起来很不靠谱,啊,实际上也很不靠谱,是个没人照顾就会死掉的那种废柴,但是意外的很体贴人哦。”

“很早之前本丸没几个人的时候主上很可靠的,不但手入锻刀什么的都是亲自来,甚至还陪着我们一起出阵过,啊,果然那个时候的我是被爱着的呢。”清光一边吹着刚涂好的指甲一边说道。

“主上对我们很好哦,经常带现世的点心给我们,还陪我们一起玩呢。”短刀们是这么说的。

虽然在生活上备受诟病,但是看来审神者还是很得人心的。

不对,谁都没有说到那个隐秘的话题啊!

不过会直接说的人......恐怕也没有吧。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担心这些的自己也真是没事找事,说好了没干劲是卖点的啊。

 

4.

明石去到审神者房间的时候,自家主上正在玩游戏。

看见近侍回来,审神者只是瞄了一眼,说了句“啊你来啦”就又把心思放在游戏上了。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该怎么做?

忙了一天了他真的好累啊,如果是在自己房间的话他早就放飞自我瘫在地上不想动了,但是眼下情况特殊。

“站着干什么?过来睡啊。”审神者拍了拍身旁的床垫,另一只手仍抓着游戏机,眼神也没离开过游戏。

搞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明石懒得再猜了,再加上本身懒癌发作,也就顺着她说的,睡在了她旁边。

之前被剪掉的头发又长回了原来的样子,据说是因为审神者灵力充沛,好像原本就是神社巫女什么的,自小有人服侍,所以才会这么生活不能自理。

不对,一般也没有哪个家臣能把一个正常人服侍成废人的吧。

不过长头发真的很麻烦啊,就这样铺在床垫上,为了不压到,明石还得把它们挪开。真不知道那群长头发的刀剑是怎么生活的,主上这个长度还好了,和泉守数珠丸他们真的不会踩到头发而行动不便吗?

明石躺下后审神者似乎打通了游戏,关了机子一起躺了下来。本身就铺了两床床垫所以并不算挤,两人也不会因为地方狭窄而有什么肢体接触。但是明石还是没来由的紧张了一小下。

总不会真的有什么寝当番吧,喂喂他很累了啊。

可是审神者睡下后就没什么反应了,过了一阵子就传来了均匀又绵长的呼吸声。

什么嘛,这不就是单纯的陪睡喽?

明石放下心来,看了一眼因刚才审神者的动静而飘到自己身上来的樱色长发,想了想,还是没把它拿开。

今夜依旧是噩梦。

无力改变的过去,那些痛苦和不甘的回忆仿佛一条蛇,将他狠狠缠住,被晦涩不明的情感充斥着,他几乎无法呼吸。

紧接着,又是一阵光芒,有许多奇怪的东西进入了他的梦境。彩虹,棉花糖般的云朵,奇怪的小马,缤纷的糖果雨?这些都什么玩意儿?

这些奇怪的,在这个次元不存在的东西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然后明石在闪烁着奇异颜色光芒的水池旁看见了一只猫。

“喵。”

他感到额头被肉球触碰了一下,紧接着所有画面都消失了,他进入了更深层次的睡眠。

一夜无梦。

原来那次也是你啊。


评论
热度(21)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