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OW短打——死神、天使

在疯狂地沉迷屁股一个月后,我终于有空产粮了。

首先死神天使这对CP真的很带感,但是,真的很难HE!!!!

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反正就是段子,就当我交党费吧!

没查错别字,请别介意(。

(不过应该也没人看才是。




她在坠落。

不是穿着女武神战斗服缓缓从空中下落的那种坠落,就像是被抓住了双脚、双手,被缠住了脖子——有什么东西在硬拖着她下坠。

空气中弥漫着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紧迫感,无来由的心悸加重了她的恐慌,她茫然地看向上空,期待着那里有谁能够将她从这种坠落中救出,然而那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于是她持续着下坠,感受着那紧紧缠绕着她的不知名的东西愈发加重的力道,她在黑暗之中下坠。

就在她几乎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她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微弱到几乎不能被人注意到的叹息声。

她猛地睁开眼睛,身体伴随着这一信号,不受控制地长吸了一口气。

那是梦。

安吉拉·齐格勒有些脱力地扶着自己的额头,因为噩梦的缘故,她的发梢都被汗水浸透了,她侧过身想在床头柜上找些纸巾把汗擦一擦,却意外的发现了房间角落里站着一个人。她迅速起身,拿起枕边的手枪,做出防备的姿势。

他几乎要和阴影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去看的话,她很难察觉他的存在。

“你的警戒心依旧和从前一样差。”黑暗中传来莱耶斯低沉的声音,“你刚才做出反应的那段时间,够我在你脸上射完一梭子弹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安吉拉警觉地发现往日的同僚正手持着地狱火霰弹枪,那副架势俨然是想在她脸上来个几发的样子,“和之前一样,找不到下手的好机会,嗯?”

“哼,我只是觉得让你在睡梦中死去太过便宜你了,虽然那不是什么好梦,但把你吓得够呛,是吧?”

由于带着面具,安吉拉看不清莱耶斯的表情,只能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他那毫不吝惜的鄙夷。

“听说你现在在全球各地救人,要我说,你还真是无法放弃那种被人感谢被人赞扬的感觉,是吧,你真觉得自己成了天使,救人于水火之中?”莱耶斯往前走了两步,他伸出手用枪口抵着她的下巴,强迫这位昔日的伙伴看向他——尽管他带着面具,但这并不妨碍他好好欣赏她的表情。

“你仍在为那件事故而对我耿耿于怀,我承认,我当初做了错误的选择,我让你变成了现在这种状态,我很抱歉。”安吉拉眯了眯眼,紧紧地盯着面前这张泛着阴森寒气的面具。

“我很抱歉把你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但这并不表示我后悔了。”

“哦,你的意思是我还得感谢你把我变成了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莱耶斯微微挑起枪口,安吉拉被迫把头仰的更高——这种俯视她的感觉十分不错,如果能将她这张没有被时间改变的漂亮脸蛋给打破就更不错了。

“我并不后悔救了你,如果有第二次——我是说如果,我依旧会救你。”

“是啊,你是医生嘛。”

“对于那场事故我很抱歉,你随时可以杀了我报仇,就像现在,你只需要扣下你的扳机就可以了。”

“多么大义凌然啊,杀了我报仇,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轻松地死去?我会让你尝到我遭受的痛苦的百倍万倍,我要让守望先锋的那群傻蛋们一个个地在你面前死去,然后把你变成和我一样的怪物,让你失去生存的欲望,但同时又无法死掉,这才是你该有的结局。一枪爆头,哼,那对你来说太过慈悲了。”

“你被仇恨蒙蔽了眼睛,莱耶斯,你已经错了一次了,不要再错一次。”安吉拉按住他持枪的手,努力地想从他周身的气息中读出些什么,“莱耶斯,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要怪,就怪你吧。”莱耶斯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随后抽开了被紧握着的手,离开了这间让他反胃的房间。

“是你造就了死神。”

 

 








——————————————————————————————

天使:最近有个小王八蛋每天晚上跑到我房间里来威胁我好烦哦。冷漠.jpg


评论(5)
热度(29)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