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噬神者 索玛x自设队长(7)

填个坑!虽然还没填完,但我会努力不弃坑的!我已经感觉完结在望了!

这一章发展莫名其妙的快啊,我感觉人物都脱离我的掌控OOC到飞起了。

以及这一章自设成分非常多,玛丽苏到不行。

写完这一章的时候我和nozomi一样已经一脸恍惚了。

明天要开是搞论文初稿了,所以没多少时间摸鱼,但我一定会努力填坑的!相信我!






7

海源希几乎已经不记得那天晚上她是怎么跑掉的了。

光是回想就已经让她羞愧地恨不得悄无声息地搭上飞机逃到欧洲分部去了——还好她那两年在欧洲分部混得不错,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她想,万一真的在极东支部待不下去了,就去投靠他们好了。

她因为早就摸透了索玛的行程,所以经常能够踩着点躲索玛,虽然她也不知道索玛到底会不会来找她算账,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躲一下的比较好。

太尴尬了。

她并不聪明,甚至自暴自弃地说,她在战斗以及和妹子们相处以外的领域上,都十分地不精通。正是因为她这不定时抽一抽的脑子,她才会在那一晚对索玛说出什么给他造个宇宙飞船让他去和喜欧相聚的事情,同样也是因为脑抽,才会不知道该如何岔开话题,选择以一个尴尬无比的亲吻来结束这场谈话。

这真的太尴尬了。

她觉得她以后再也无法好好地面对索玛了。

然而,她是个神机手,是极东分部的噬神者,生活上的小插曲并不能影响她的工作,她有身为摇篮队长所必须完成的任务。

为了和索玛的行程错开,等她去找云雀确认任务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地窖里的神机手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勤奋无比,几乎没有空余下来的战力能供她使用。

“随便谁都行啊?你知道我是那种宁愿等队友的救助也不高兴自己嗑回复锭的人啊小云雀,随便安排个新人给我啦,我带他们去开开眼界!”她在出击门前和操控员云雀磨了好一阵子,才得到了云雀的答应,虽然那听起来十分为难。

“小川俊队员正在任务目的附近准备防卫工作,我通知他来支援你。”

“耶!小云雀对我最好啦!爱你!”

她在回来后没有太多的功夫和防卫班的大家打过招呼,不是被伊芙带出去激发血之力,就是忙着摇篮部队的事情,现在想想,那一晚上的事情真的只是这繁忙生活之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虽然作为一个插曲,它的影响力有些太大了。

什么时候,喜欢索玛这件事也能变成她人生中的一段插曲就好了呢。

她胡思乱想着,直到飞行员出声提醒她已经到了小川俊所在的区域。

下了直升飞机,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略显破旧的居住区内,小川俊在前面不远处和一些孩子玩在一起,呃,怎么说呢,虽然年龄比自己大了不少,但是从外表来看,他确实像个孩子一样。

想到这一层后,她就对拖着小川俊支援自己这件事感到十分抱歉,在这短暂的愧疚感过后,她上前叫住了他。

“哎?海源希?来找我做什么?”虽然被打断了玩乐,小川俊倒是没怎么在意的样子,反倒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海源希,“难道说,你终于意识到我的重要性,来邀请我加入摇篮部队了吗?”

“呃,我来找你,支援我一个任务。”在看到小川俊瞬间冷漠的表情后,她忙不迭地补充了一句,“高赏金的任务。”

看着乖乖地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川俊,海源希想着两年过去了,他倒也没怎么变,爱钱这一点,莫非是他和卡雷尔与生俱来的天性吗?

“呐,我说,你怎么突然找上我了?其他人呢?亚丽莎和浩太不是和你关系很好的吗。”他一手扛着神机,一手插在宽松的裤子口袋里,悠闲地跟在海源希身后。

“他们一大早就跟着伊芙出任务去了。”她突然想到什么,回问道,“听说伊芙她经常带你们去那种高难度高赏金的任务?”

“是啊,她人超好的,只要拜托她她从来不会拒绝。”小川俊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身边,斜眼看着她,“哪像你啊,借钱打借条不说,还擅自加高利。”

“谁让你老是花钱没个底的,再说了,我这是在激发你努力赚钱呢。”

由于任务地点处在炎热的商店街底部,虽然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但他们已经感觉到从地底下透出的热浪了。海源希擦了擦额头的汗,有些懊悔地想着怎么没让飞行员再带他们一程。

“我说,”小川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确定,“你和索玛,现在怎么样啦?”

“哎?”她不明所以地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去看他。

“就是说啊,两年前不是和他表白被拒绝了吗,现在呢,你还是喜欢他吗?”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那什么啊,前几天欢迎会上,我看见你们......”

“等等!”海源希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和索玛表白的?”

什么情况?两年前?她表白的时候只有她和索玛两个人在啊?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啊?还有前几天晚上,那尴尬无比地一幕也被他看见了?天哪?完成今天的任务后她可以归一归行李去欧洲吗?

“哎?你不知道吗?”小川俊也疑惑了起来,“地窖的大家都知道了啊?索玛也知道啊?”

“什么?”

“那天的欢送会上我们都准备了礼物,但是你走的太早了,榊博士说让我们一起去你房间给你个惊喜,结果一出门就看见你和索玛......呃......你真的不知道啊?”

“也就是说,整个地窖的人,都知道我和索玛表白了?还知道我被他拒绝了?”

“呃,是,是啊。”

海源希又一次进入脑抽状态,但是这一次她只是单纯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根本不记得是怎么打败荒神的了,她恍惚地和小川俊一起回收素材,然后等待支援部队把他们送回地窖,期间的细节她根本记不清了。

她这一次,是真的,在两年之后才发现自己丢脸丢到家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突然变得可靠无比的小川俊把保持着出神状态的她带回了地窖,在和云雀简单交接了一下任务后,又带着她回到了房间。

“我说啊,索玛他这两年也变了不少,虽然还是和之前一样一脸冷漠,但是感觉上没那么孤僻了,说不定你还是有机会的。”她听见送她到门口的小川俊这么说着。

“嘛,要是他只想着在实验室过一辈子,你也别太伤心啦,你职位这么高,工资又那么丰厚,肯定是嫁的出去的。不过嘛,要是真的没人要你,你也可以来找我啊,我是说啊,你有那么多钱,也用不掉是不是?”

“啊,我很忙的,就说这些啦拜拜。”

然后她就被推进了房间。

她一直以为喜欢索玛这件事是她藏在心里的秘密,因为这件事太过于不可能,所以她只敢把它藏在心里,就算那一次表白,她也是借着酒劲才鼓起了勇气,而其结果就是逃避了两年。

亚丽莎和她最亲密,虽然她没有说,但是亚丽莎肯定也猜到了什么,但是体贴地为她保密,不戳破这层纸是她最大的温柔。椿姐是看着她成长起来的,她的举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但是这样的她也只是对她说了要直视自己的内心这种话。

因为她们都太过清楚了,喜欢索玛这件事,想和他在一起这件事,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那要放弃吗?

喜欢索玛以及成为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当想起他时,总会有一种酸涩的满足感,她也许真的可以放弃,但那会花费掉她许多时间,也许等她以后的孩子长大成人了,她回首往事,还会笑着说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过一个人。但要现在的她放弃,她不甘心。

有的时候她也会想,为什么会是索玛呢,为什么不能是别人呢?

是啊,前期索玛那么孤僻,和她几乎没什么交流,她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

人这种生物,真的很奇怪啊。

明明心里痛的要死,但是一想到喜欢的人时,心中满溢出的那种温暖感觉,让她就算痛死也心甘情愿。

要是能成为荒神就好了。

不会被人的各种情绪所束缚,想做什么做什么,这样一来,还能和索玛更加接近一点吧?

......像喜欧那样。

脑中突然像有一股清泉流过,她顿时清醒了过来,她刚才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软弱了?竟然想到变成荒神,她对得起牺牲自己拯救了这个地球的喜欧吗?

海源希用力地拍打自己的脸试图让神志慢慢地回来,你是摇篮部队的队长,你得为人民打造可以安心入睡的摇篮啊!

赶紧再去找些任务吧,能这么胡思乱想说明自己太空闲了。

刚才一路上俊好像和她说了些什么来着?唔,不记得了,算了,下次见面再问他吧。

“小云雀,还有什么任务我能做的吗?”她跑到大厅,惊讶地发现云雀竟然笑眯眯地同一个陌生男人聊着天。

不不不,作为极东支部的看板娘、王牌操控员的云雀,偶尔应付一些官员、商人、平民是很正常的事情,平常心,平常心。

平常心个鬼啊摔!

哪怕是和云雀关系好到经常开睡衣派对的她,也不曾见过云雀这种满脸红光的害羞样子啊!

“其实我一直担心自己活不到女儿嫁人的那一天呢。”男人用不太熟练的日语说道,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前些年我一直以为女儿死了,愁得我瞬间老了好几岁呢。”

“别那么说啦,您一点都不看老。”

“是吗,哈哈,谢谢。我倒是羡慕云雀小姐,哪怕是时光之神,见到您这样美丽的花朵他也是不舍得下手的吧。”

“哎,别,别那么夸我啦。”

这男人......

海源希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赶紧离开,然而在大厅里使用终端机的小川俊发现了她,并且叫住了她。

“喂,我刚才和你说的,你考虑了没有啊?”

那男人听见这边的响动,回过了头来,他有着和海源希一样幽深的绿色眼眸。

该死的。

“哦,我那可爱的小夜莺,美丽的女儿,海洛薇兹!”

不,你认错人了谢谢。

海源希捂住脸,无视她三年没见的父亲,以及小川俊的喊声,掉头就跑,结果没跑几步就撞上了人。

她微微移开手,透过缝隙看到了面前那人黝黑的皮肤,心里顿时凉了一大截。

“你好啊,父亲。”她选择回头,三年没用的母语在此刻听起来格外别扭。

“尽管你几乎伤透了我的心,但看到我的小夜莺如今已经长成美丽的姑娘了,我还是十分开心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热情地拥抱了她,“哦,你几乎和你母亲年轻时一模一样,除了这双眼睛,像我。”

“我们能回我房间去说吗,这儿的人还得工作呢。”她无视在一旁站着的索玛,拉着他就想离开,谢天谢地父亲回答她的时候也是用的意大利语,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叫“可爱的小夜莺”?她还能再尴尬一点吗?

“哦,你不打算和我介绍介绍你的朋友们,比如这位英俊的白发少年?”

“索玛·希克扎尔,我是她的同伴。”出乎意料的,索玛用同样流利的意大利语回答道。

是的,没错,这还真的能更尴尬一点。

“是部下。”她纠正道,然后再一次使劲拉自己的父亲,想将他带到电梯里去。但是他却突然对索玛涌起了无限的好奇,甚至微微凑近观察他。

“啊,小伊芙说的人就是你吗,你就是让我那可怜的小夜莺义无反顾的玫瑰?”

索玛愣了愣,紧接着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在考虑该如何回答。

“我们能离开了吗,父亲?”

“我不想成为她的玫瑰,我不希望她为了我而犯傻。”索玛没有回避男人的眼神,直接地回答道。

“可你得知道,女孩们面对爱情总会失去理智地义无反顾。”

“她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性。”

“也许那坚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索玛的眼神朝海源希那儿闪了闪,海源希一脸懵逼地撇过头去。

“那从现在开始,由我来保护她。”


评论(8)
热度(8)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