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所以我带着全部的刀们去了现世(黑道审补完)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才怪

上一篇提到的,婶婶没有的刀,这次基本上都有了。(主要是我想写他们。)这个BUG请无视吧。

依旧是黑道审设定,不出意外应该是最后一篇了,但是之后我还想写个日本号的现世paro作为6-4捞刀玄学,所以应该还是有粮的。

全文小学生文笔,灵感枯竭,没笑点。

根本不好看。

哎,这坑还不如不填。


1.

我二十五年的人生岁月中,从来没有过昨天那么尴尬的场面。

一期一振领着他那数不清的弟弟们,像小学生春游一样,在我手下的一群小弟们懵逼的眼神洗礼中,排着队走进我家大门,期间还夹杂着正太们参观时发出的“哎”“啊”的惊叹声。

这还是好的。

以三日月为首的一帮老头们俨然一副老年旅行团的样子,背着手这看看,那摸摸,惨遭毒手的山崎被又摸头又拍肩,聋拉着脸看着我,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山崎啊,我也救不了你,你如今遭受的,就是你大姐头我一直以来遭受的。

当我看到拖着大件行李、几乎要把整个本丸搬过来的博多时,我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家——这小破刀偏不听我的,一定要把本丸所有的小判都带在身上才肯来!!!

我说你放在本丸有谁会去抢吗?啊?!

他居然回我说不放在身边每天数一遍他不开心!

看到这一幕,我老爹拍了拍我的肩膀,慈爱地看着博多,对我说:“要是我们组有这么个人才就好了。”

你喜欢你带走啊!

再待在门口看那些刀们乡下人进城一样的场景,我觉得我会疯掉的,正巧我也有些事要忙,于是我找了个借口,回到了自己房间。

然后我远远地就看见了站在房间门口的烛台切和长谷部。

“干嘛呢?”我有点不明所以。

“主上,我猜想主上在现世也是事务繁忙,所以我想帮主上分担一些工作,于是我在和烛台切殿讨论能做些什么。”

长谷部哟,永远是那么的,啊,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我都恨不得颁个小锦旗给他了。

“其实,我现在就有一个大麻烦在眼前。”我指了指门口的方向,“放着那些刀们乱走乱闹肯定会出大事,你去管管。”

“是。”长谷部没有多说就往门口走。

我想到了什么,叫住了他:“尤其是三日月,盯紧他!”

长谷部听到后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凝重,想必他也了解了这三个月里,三日月发生了十分巨大的异变,瞬间从一个无害的、金光闪闪的老年刀,变成了一个比鹤丸还要能闹腾的,呃,老妖精。

“那么,我需要做些什么呢?”烛台切站在一边看着我,笑的一脸不怀好意,“想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或者......?”

“我也有十分要紧的事情需要你帮我办呢。”我也笑的一脸不怀好意,“把次郎,日本号、长曾弥和不动行光给我叫来。”


2.

“我只是让你喊次郎,日本号、长曾弥和不动行光,”我顿了顿,看了看排排站在后面的、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鹤丸、青江、和泉守和陆奥守,“这些刀跑来凑什么热闹?”

“这土番薯和长曾弥大哥打架,还偏要跟来看,我不放心他,我就跟过来了。”和泉守耸了耸肩解释。

“我闻到了阴谋的气息。”青江笑地比我还一脸不怀好意。

“我太无聊了。”鹤丸说的十分简洁明了。

总之一句话,这些刀吃饱了撑的。

我一张脸一张脸看过去,思考了一下,到底该不该把他们也给带上。

“算了,你们跟着来吧。”我无奈地挥了挥手,“光忠也一块来。”

我领着一群刀,浩浩荡荡地走到后门,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后门口,司机站在车门外等着,看到我身后的一群人,也愣了一下。

“凑热闹的刀跟在后面跑,其他刀坐进轿车里去。”

“哎?!”

“主上你开什么玩笑啊?”

“对,我开玩笑的,别紧张嘛。”我对着他们笑了笑,回头对司机说,“开辆大车过来。”

上天保佑,不要让政府知道这件事。

在带那群刀进入组织旗下的公关会所时,我这么在心里祈祷到。

“哇,没想到主上你竟然有这种垃圾的打算!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在一旁愤愤不平道。

“是啊是啊,刺激吗,开心吗,喜欢吗?”我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所以呢,是要我们做什么?出卖色相?还是肉体?”他看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次郎,日本号和不动听好了啊,一会儿会有各种女性过来,你们的任务呢,就是劝酒和喝酒,发挥你们的优势,尽量挑贵的点。”我拍了拍次郎的肩膀,补充道,“别和你哥说这事,不然罚你一个月不准喝酒。”

“没问题,交给我吧!”次郎拍着胸脯保证。

“至于你们,爱干嘛干嘛,出卖色相也好,肉体也好都不关我事,是你们自己要跟来的。”我摊了摊手,“怪不得我。”

和经理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我在出门的时候被躲在一旁的光忠给堵住了。

我贴着墙,他贴着我,俨然一副现下十分流行的“壁咚”姿势,然而,这其中的气氛,有些略微的尴尬。

“所以你拜托我就是做这个喽?”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今天穿了高跟鞋,稍微抬头就能和他平视,但是我发自内心的感到......呃,心虚,所以我低下了头,紧接着我感觉到耳边的长发被他撩起。

这是在外人看来十分暧昧的姿势,但是我现在内心无比的惶恐。

“呃,这个,我是想着让你看好他们不要出事,我没有要你出卖色相去勾引女人的意思。”我尴尬地朝他干巴巴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帮他把略微有些歪了的领带整好,“那啥,你在,我放心嘛~”

“嗯~是这样吗?”

艾玛,这一声嗯销魂的我腿都要软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家店的经理了!好好干我看好你!”我朝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然后企图从他手臂下溜出去。

但是该死的,我今天穿了高跟鞋!我跟他差不多高了!真要从他手臂下钻出去的时候,我的老腰一阵酸疼,然后他又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我。

“我一定会好好干的。”他又凑到我耳边。

喂,政府吗,这里有刀性骚扰啊。


3.

离开会所之后,我又去了趟超市,给我的一家老小们补齐了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虽然还没确定他们要在现世呆多少天,但是我希望是越短越好,最好今天来明天回去的那种。

但是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呵呵。

回到家没用多长时间,但是和之前不一样,吵闹拥挤的大门口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不禁松了口气。长谷部这人优点特别多,最让我满意的就是无论拜托他什么事他都能十分完美地完成。

就像现在这样。

多么平和的家啊。

我想着和其他组里有些纠纷还没解决,于是便走向后院去找我们家老爷子,还没进院门,就听见老爷子爽朗的笑声。

“???”我拉住了站在门口守卫的小弟,指了指老爷子的房门里,一脸懵逼。

那个小弟也是一脸懵逼,朝我摇了摇头,表示他啥也不知道。

我眉头一皱,这事不简单。

老爷子在我印象里就是一个十分刻板严厉的长辈,虽然他教出了我老妈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大家闺秀,以及我这么一个,哎,算了不说了。

我满怀疑惑推开门,看见围坐在一起喝茶的莺丸、石切丸和我家老爷子。

......这是什么老年人聚会吗?

三日月去哪了啊?

“啊,你回来了啊。”看见我,老爷子瞬间一副严肃的表情。

?????我是你外孙女还是他们是你外孙女啊?????

“我是来谈上次那件事的。”我笔直地跪坐在榻榻米上,低着头看向榻榻米上的纹路。老爷子还没退位,所以他才是这个组里的老大,不管我达到了什么成就,他依旧是我的老大,以及外公。

“你看着解决吧,我相信你。”他挥了挥手打发我,似乎对被我打断他们老年组之间的谈话这件事感到十分不满意。

而莺丸一脸不关我事地继续泡茶,石切丸在旁边笑眯眯地盯着我,仿佛他才是我老爷子似的。

我低头略微鞠了个躬,膝行后退离开了房间。

小弟依旧在外头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我朝他叹了口气。

别说他了,老爷子这种爽朗的笑声,我都二十年没听到过了。

我老娘真的是他亲生的吗?

我真的是我老娘亲生的吗?


4.

长谷部不在。

我在组内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

平时我只要喊一声长谷部,还不用扯着嗓子喊的那种,他立刻会出现在我眼前,而现在这种情况实属罕见,再加上我不停跳动着的眼皮,我有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

本来想找他问问短刀们被安排到哪去了,现在只能去问管事的人了。

结果人告诉我我老娘带着一期一振和短刀们去动物园了。

我???

至于这么着急吗?就不能等等我吗?

我还没去过动物园呢!

我老娘都没带我去过动物园呢!!!!!

我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算了算了,老人家现在不喜欢我这种成人了,短刀们天真可爱,她这种老年人肯定受不了这股天然的吸引力。

推开房门的我,发现了围坐在一起翻看相册的堀川、清光和安定。

“啊,主上回来了!”现是堀川发现了我,推了推身旁的清光,拉扯着相册想要藏起来。

动静这么大,当我瞎的吗?

“没想到主上以前是这么凶神恶煞的人呢。”安定指着一张照片笑得一脸安逸。

拜托你有一点被抓包的慌张好吗?

我看了一眼那张照片,那大概是我国中时候拍的,跆拳道比赛第一名的纪念,我拿着奖杯一脸面瘫,旁边拿着第二第三奖杯的人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

呃,那啥,上国中那会儿,我有些中二......

“我听他们说主上受了枪伤,这就是那个疤痕的原因吗?”清光一看见我就连忙跑了过来,不由分说地想要看我大腿,然而我今天穿了长裤。

“我之前就说了,你得看我是干什么的啊,受点伤很正常不是吗。”我摸了摸他的头,对着想要把照片偷偷藏进衣袖的安定说道,“照片拿出来啊,别当我瞎的。”

“啧。”他只好把照片又放回去。

我一看,果然,那照片上我被糊了一脸的奶油,估计是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拍的,哎,青春啊,就这么流逝了。

安定这小破刀,就想看我丢脸出丑。

“对了主上,兼先生呢?”

看着堀川一脸的信任,我不禁在心里数落起和泉守来,你看看你,你同伴这么担心你,你这么不靠谱,被卖去当牛郎了吧,活该!

“他和鹤丸一起玩呢。”我一边拍掉清光扒住我腿的手,一边向他解释道。

“咦,鹤丸殿?”堀川一脸不放心,“万一他们闹起来怎么办,又会给主上添麻烦的。”

“不不不,你放心吧,长曾弥也在呢。”

“是吗,那应该没事了,长曾弥大哥一定会看好他们的。”

“是的呢,没错。”


5.

好不容易把清光安定和堀川赶走,我才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

安定走之前还顺了我一张照片,简直了。

现世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过劳死的。

我坐在桌前查看因为回本丸的那几天而堆积起来的文件,头疼无比。

就在我揉着太阳穴烦躁无比地批阅着文件的时候,我的门被敲响了。

我忍住被打断的怒气打开门,在看见来人的时候又泄了气,是蜻蛉切。

他的忠心以及办事效率仅次于长谷部,所以有的时候我也会麻烦他帮我,呃......跑跑腿啥的。

“主上。”他朝我微微行了个礼,“刚才接到长谷部殿的消息,说三日月殿他迷路了。”

“那让长谷部接他回来啊?”

“情况特殊,三日月殿他迷路的时候,去了一个,呃,风月场所。”

“......带我去吧。”我说啥来着,三日月,老妖精!

蜻蛉切和我一起坐上了车,他和司机报出那个地名的时候,司机也明显愣了愣,然后疑惑地看着我。我?我当然撇过头去装作不关我事的样子喽。

下车的时候,在外面接待的经理刚热情地跑过来,看到我的瞬间脸就拉下来了。

“那个,大小姐,这边是女公关店,你可以去对面那家。”

“我又不瞎,我来找男人的。”我朝他们挥了挥手,“放心,不闹事。”

经理半信半疑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视线停留在我身后的蜻蛉切上。

“放心,他不进去。”我推开经理径直朝里走,经理急忙跟在我后面,一边说着大小姐不要冲动,一边拉着我防止我闹事。

三日月仿佛自带光环一样,我一进门就被他吸引住了视线,他被一群穿着裸露的女公关围绕在中间,像往常一样哈哈哈地笑着,长谷部一脸凝重地站在他身边,看到我过来,他急忙辩解道:“对不起,主上,三日月殿他迷路了,我只好跟着他,然后我们来到了这里......呃,三日月殿点了好些酒,但是我们身上没带钱,所以我紧急联系了蜻蛉切。”

“不关你的事,你没错你怕什么。”我走上去安慰似地握了握他的手,然后转过身去看被莺莺燕燕围绕着的三日月,咬了咬牙。

“这桌多少钱。”我问跟在后面急的不行生怕我和三日月大打出手的经理。

“别冲动别....哎?哎, 好的,一共是250万。”

“敲竹杠敲了100W是吗?”我打开钱包把卡拿出来,“刷150W,你可以试试看多刷一分钱的后果。”

“对,对不起,我刚才没认出您来。”经理看着卡,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我让你刷就刷。”我把卡交给他,转过头看着三日月。

“我的人伺候地你满意吗?”

“哈哈哈哈哈现世的女性正是热情呢。”

“走,我带你去见见更加热情的现世女性。”


6.

光忠看着被女性围绕着的三日月,一脸不解。

“你怎么舍得让他来?”

“他刚才花了我150W,150W啊!!”我揪着他袖口的纽扣,心痛得不能自已。

装逼一时爽啊!

“回去告诉博多,这150W你本来是要交给他管理的。”光忠顺势伸手揽住我的腰,然后被我一把拍掉。

“这150W我要让他给我赚十倍回来!你等会给我疯狂地敲那堆女人的竹杠,知道吗,报的数字越多越好!她们要是怀疑价格,你就说摸手100W,摸脸500W,身体接触给我把全部家当留下啊啊啊啊啊啊!”

“是是。”光忠不死心地继续伸手揽我,“不过你真的舍得吗?”

“废话,你才舍不得呢。”

我想了想,没拍掉他的手,从他背后绕过去也揽住了他。


评论(3)
热度(51)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