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星露谷物语 Sebastian XPlayer♀ 短篇撒糖

附上魔改后的Sebby老公。


并不是说原版我不爱,原版我也超级爱啊!但是。。感觉魔改后更好看了呢(快够。

第一次在PC上弄正版,第一个入手的就是stardew valley。

第二个是饥荒。(没人在意好吗?)

我非常喜欢玩这种生存类的,自由开放沙盒式的游戏!(依旧没人在意好吗?!)

自产粮。

写到最后齁死我了。

小学生文笔的无脑玛丽苏白砂糖,写给我最爱的NPC Sebastian。

我每个存档都要和他结婚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关于玩家第二天就能挖矿杀史莱姆,这是一个BUG,大家无视就行。

翻译腔见谅(。

前言就这么多吧。







“我要和Heloise结婚了。”

每周例行的星期天聚会上,我这么对好友Sam说道。

“嘿,慢着,等等,”sam放下球杆说道,“你是说,你,我的朋友Sebastian,要和我们的农场主,那位交际花小姐结婚了?”

“是的,没错。”我耸了耸肩,“她今天和我求婚了。”

“以及,她并不是什么交际花小姐。”我补充道。

夜晚的沙龙总是这么热闹,但是吵闹的声音还是没有盖过sam的惊叹声。

“她和你求婚?!”Sam不敢相信地把台球杆放在桌上,双手抱胸,一副怀疑的样子,“Sebastian,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让一个女孩子向你求婚,这实在是......太那什么了!”

我懒得去思考Sam所说的“那什么”是哪什么,事实上,我现在被“结婚”这件事充斥着,已经什么都思考不了了。

“哦,好吧,看起来你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Sam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猜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场周末聚会?总之,好好享受仅剩的单身生活吧,新郎先生。”

“婚礼在周三举行,你最好把它好好记在脑子里而不是写在手上。”我提醒他,接着打开了沙龙的大门。

夜晚的凉风扑面而来,现在是晚上十点,Heloise在做什么呢?


一年前的春天,妈妈告诉我会有个人来继承鹈鹕镇西边的农场,我并不在意这件事,事实上,无论来的是谁,都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我会在我安静的地下室房间里敲打键盘写出一串串的代码,而他或者是她会在农场上种植养鸡,我们的生活根本不会有半点重合。

但是,感谢上帝,我忘记了我妈妈是个木匠。

第一次遇到她是在她来到鹈鹕镇的第二天,我出门去湖边吸烟,遇见了在河边钓鱼的她。我发誓,我从没见过这样一个女孩子,身上沾满了史莱姆的粘液,头发上还挂着杂草,但她毫不在意地拿着鱼竿死死地盯着湖面,那副凶狠的神情甚至让我回去后做了个晚上的噩梦。

“嘿,小子,走路小声点,你把我的鱼给吓跑了!”她皱着眉对我大喊,“非常感谢你,我这一个下午白忙活了!”

第一印象,十分不好。


第二次见面,是在家里。

我去厨房吃东西的时候正巧遇上了来找我妈妈商量建造谷仓的她。

不出意外的,她依旧是浑身沾满着史莱姆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怪物的液体,和第一次见面不同的是,她看上去没有那么凶神恶煞了,甚至是出其的和善。

“哦,你该见见我的儿子,Sebby。”我听见妈妈这样说道,然后她跟着回过头来。

除开那眼睛下乌青的眼圈,她其实长得挺不错的。

“嗨。”她说,有些局促地望着我,向我伸出一只手来,“很抱歉上次对你那么凶,我是Heloise。”

“Sebastian。”我回答,礼节性地握住了她的。

她的手十分的纤细,完全不像是能干粗活的人,要不是食指上新磨出的茧子,我都有些怀疑她有没有好好经营农场了。

“你们原来就见过了吗,真是太棒了!”妈妈开心地说道,“要留下来吃晚餐吗?我做了南瓜汤。”

“不了,谢谢你。”她挠了挠头,将藏在头发里的杂草拨了下来,“我还得接着去挖矿,谷仓就拜托你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以后有空你一定要来哦。”

我觉得我妈妈能完全不在意她的一身史莱姆粘液也是十分厉害。


自从正式认识过Heloise了以后,我就开始经常能在小镇的四处看见她。

有的时候是拖着无数闪闪发光的矿石从矿区出来。有的时候是在湖边钓鱼,摆在身边的桶里装满了各种新鲜的鱼,以及另一旁的大堆垃圾。有的时候是疯狂地摇晃着镇上的灌木,变戏法般的从那里面采出各种果实。有的时候是在地上找着什么一样,莫名其妙地在镇子里挖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观察她变成了一件我每天必做的事情之一。

也是我开始观察她之后才发现,她对镇子上的人特别热情,不知不觉间,每当镇子里的人谈起她时,各种赞美的话不绝于耳。

镇民们都说她十分随和大方,经常送礼物给他们,更会在镇民们生日时送上他们最喜欢的东西,拜托她带鱼带矿带食物什么的都能做到。而我,目前为止,收到她送的礼物次数,为零。


她第一次送礼物给我是在秋天。

说实话,我那会儿和她还并不怎么熟,但不知道是不是她向我妈妈打听过了什么,竟然在我离开房间准备去厨房吃点东西的时候,准时出现在我房门外。

“我做了南瓜浓汤。”她将一大锅食物递到我面前,“材料全部来自于我的农场,纯天然,无污染、”

我一开始还真的有点被她吓到了。

谁会这样一大锅食物往你面前一递说要送给你啊?!

但是之后她愈发的,呃,放肆了。

大概是我们熟悉起来后,我允许她随意进出我的房间。

这可能是我做的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尽管现在看来,这个选择并不错误,甚至算得上是十分明智。

然而,从此以后我每天是在各种我喜爱的食物香味中醒过来的。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你睡得正香,突然一股食物味道扑鼻而来,你睁开眼睛,发现你的朋友端着食物在你床前站得笔直......

我曾经委婉地向她提起过这件事,结果是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枕头旁端端正正地放着一个冰晶泪珠,或是幸运兔脚。


从我回忆的这些片段来看,她可能会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姑娘,可是事实上,好吧,虽然她确实有一点奇怪,但她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

哦,我这么说可能有些肉麻。

和她混熟以后,她告诉我,她刚开始来农场的时候是一个走投无路的感觉,她原先在城市里工作,但是乏味枯燥的生活加上繁重的工作让她压不过气来,于是她想到了她爷爷给她的那封信,无意间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继承一座大农场。

可是来到农场的时候她才发现她错了。

她身上仅有500块钱,而杂货店的种子最便宜也要25块。

她从没干过重活,在农场里新开垦出来的田地里种满牛蒡和各种不知名的混杂种子后,她又累又饿的发现自己的资金剩的不多了。好在第二天她收到了老渔民Willy的信,跟着他学了钓鱼,才稍微缓了过来。

当然,第一次见面那会儿她朝我大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穷的叮当响的她本可以卷铺盖走人,继续去城市里工作,但是她坚持了下来,甚至,她做的非常好。

她的农场渐渐发展了起来,存够了材料后,她做了一批酿造桶,把夏天积攒下来的蓝莓一股脑全部都酿造成了果酱,卖了一大笔钱,又用这笔钱做了一批酿酒桶,酿了一大堆的桃子酒......

她不再是那个穷得靠钓鱼为生的农场主了,她现在几乎都成了镇子上最有钱的人。

我为她骄傲。

哦,我是说,现在的我为她骄傲。


我真正对她改观,把她当成我的好朋友,是因为Abigail执意要进我房间找我玩的那件事。

我虽然是个沉迷电子游戏和漫画的叛逆宅男,但我也是有一份能让我感到自豪的工作的。

我为大公司外包设计代码,虽然赚的不多还非常耗脑子,但我挺喜欢这份工作的——尽管没有任何一个人把它当回事——除了Heloise。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写代码。”她惊讶地站在一边看我在键盘上敲出一连串的英文,“天哪,这真神奇。”

“你是怎么有耐心写这玩意儿的?以前我们公司也有专门的程序员,我觉得他们简直像神一样。”她几乎要用崇拜的眼神将我看穿了。

“呃,一开始只是兴趣,但渐渐地我发现我在写代码的时候能好好地思考,它给了我很多静下心来理清思路的机会。”我老实地回答她,“但是,你看,连Abigail都不觉得这是什么正经事,所有人都觉得我腐烂在我的阴暗的地下室房间里了,他们从来不认为这是工作,所有人都喜欢Maru,只有她做的事情才叫真正的事业,值得注意的大事件!”

在她身边我感到十分放松,甚至不由自主地把埋在内心的许多话都一股脑地告诉了她。

“我很抱歉,”她垂下眼帘,长而茂密的睫毛几乎要把眼瞳给遮住,“但是我并不觉得你是在打发时间,或者是虚度光阴,我很佩服你的这份工作,而事实上,你也该为自己骄傲,不用去管别人怎么说。”

“谢谢。”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这么说,“那么,我得继续工作了。”

“好的,明天见。”

“......明天见。”我说。


Heloise和任何人都不一样,当所有人都被Maru吸引住目光的时候,只有她站在我身边,对我说,你非常棒。

她惊喜于发现我的各种特长,并且乐于其中。

我喜欢玩纸牌幻想游戏,她就陪着我和Sam玩,甚至,该死的,她玩的比我们俩都好。她发现了我有摩托,更是惊喜到夸张的地步,拉着我的手说下次一定要带她出去兜风。

真正确认关系,是在一个下雨天。

我喜欢在下雨的时候去码头,那是我能找到的,鹈鹕镇上最安静、最不容易被打扰的地方——虽然在她来了以后这个镇上已经没有安静的地方了。

那是个冬天,天气还没冷到下雪的地步,所以天空上只是飘了些雨丝。

“Sebby,你怎么在这?”

我正站在码头上看着海想事情,关于Heloise的事情,以及应不应该找她表白之类的,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她的声音,实在是吓了一跳。

她拉着一个大网,网里装满了虾和蛤蜊,我下意识地朝海滩上望去,果然,那里放置着许多的捕蟹笼。

看着她的脸,我一时之间就没了主意。

“呃,我在这里思考。”我说。

“真有情趣。”她挑了挑眉,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那么,你在思考些什么呢?”

“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你知道吗。”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在你来之前,我很讨厌待在人堆里,说直白点,我是个十分孤僻的人。”

“但是在你身边,我感觉很安心,你很信任我,而我十分享受这份信任,你让我感觉到了从前没有过的、被关注的感觉,对于这一点,我感到很感激。”

“嗯,我们是朋友来着吗。”她甩了甩头发,发梢上的小水珠被甩开,然后她朝我吐了吐舌头,“嘿,殃及到你了,抱歉。”

“再过一会儿你就湿透了,到伞下来吧。”我拿出放在一旁的伞撑开,邀请她进入我的伞下避雨。

“你原来还带了伞的吗,”她一边说着一边迈着小步往我伞下钻,“嘿,你猜怎么的,这样更有情趣了。”

对于她这种奇怪的脑回路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事实上,前几天我收到一封信,”她学我看着海面说道,“是杂货店的Pierre大叔写的,他向我推荐了一个玩意儿,说是,呃,用于增进朋友之间关系的。”

“我这个人一向经不住推荐,于是我去买下了它,正好,这会儿我带在身上呢。”

紧接着,一束鲜花被递到我的面前,就如同她之前把各种食物递到我面前一样不容人拒绝,看着那束鲜花,我的心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所以,你接受吗?”她转过头来看我,眼里闪烁着光。

“当然了,既然它能向你说的那样,增进朋友之间的关系。”

我当然接受它。


在成为了男女朋友后,我和Heloise有了更多时间腻在一起,当然,并不是全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了,主要原因是现在是冬天,她在农场里几乎没什么事可做。

我履行了之前的约定,骑车带她出去兜风。

夜晚的祖祖城灯光闪烁,十分美丽,但Heloise眼神中的光芒比之更甚,我们在月色下互诉心意,然后,我遵从心底的呼喊,亲吻了她。

她的唇向她给我感觉的一样,十分温暖柔软。我并不是什么言情小说的追捧者,但是在这一刻我似乎有些相信了命中注定。

这大概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女孩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看着蹲在沙龙外草丛里的Heloise,我好气又好笑地问道。

“呃,我想看看这株灌木还能不能掉果实下来。”她的眼神左闪右闪,“看来前几天我已经采过了,这会儿没有果实了,恩,我去找下一株。”

“Heloise!”我不禁叫住她,“承认你担心我在沙龙厮混就那么困难?”

“我才不担心!我一点都不担心Sam和你之间坚固的友情!”

“嘿,放轻松,以后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随便和女孩子说话的,当然,男孩子也是。”我走过去牵住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家。”

“那么近哪里需要送啦!”

“Heloise。”

“什么?”

“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当然,但是我现在想再听一遍!”

“我爱你。”

和你的相遇,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评论(18)
热度(138)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