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极东高中日常 短打合集 (索玛x自设♀队长)

  • 学院AU设定


  • 不是一个世界观


  • 没有荒神和神机手


  • 极东众人的轻松日常


  • ♀队长被培拉·榊收养所以和他姓。


  • ♀队长和索玛是青梅竹马(为了写索玛x♀队长我也是很拼)


  • 适合以上都不介意者食用




1.

在窗户被敲了第三十下的时候,索玛才拿下耳机,伸手将窗打开。

窗户外是培拉·希那张笑的没心没肺的脸。

“呐呐,作业借我抄下啦。”她此时站在她自己房间外的阳台上——这该死的阳台和索玛的房间近隔了十几公分,她轻而易举地就可以踩着栏杆跳到他的房间去。

“自己做。”索玛唰的一下把窗户关上。

但是希眼疾手快地阻止了他,她灵活的像一条鱼,从窗户缝隙里钻了进来。

“打扰啦~”

她从角落里拖出一张备用的椅子——每次来索玛的房间抄作业,她都是用这张椅子,多亏了索玛的书桌很大,也多亏了索玛已经习惯了和她挤一张桌子。

“作业?”她摊开手朝站在窗户边朝她瞪眼的索玛说。

“左边那叠自己拿。”索玛重新戴上耳机,往床上一躺,随手拿过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占了便宜的希坐在书桌前安安静静地抄着作业。

“啧,你带了什么东西这么香!”

“哎,闻到了吗?”希从背上的书包里翻出一个包装好的饼干,“铛铛,家政课的成果,巧克力小狗曲奇!”

“喏,当做给我抄作业的谢礼。”她将饼干往后一丢,索玛直起身子接住了它。

塑料纸袋里装着一个个小狗头像的饼干,松开系紧袋口的缎带,一股巧克力的香气扑鼻而来。

“颜色很衬你哦!”

“滚!”

撇开她的恶趣味不谈,饼干,意外的好吃。


2.

夏天真是个讨厌的季节。

就比如现在,中午还是艳阳高照,却在放学时下起了雷阵雨,连着天空都变暗了。

索玛靠在门廊上,考虑着是等雨小一点再回家还是直接冒着大雨跑回去比较好。

借伞?

不,不想跟他们打交道。

学校广场上到处是打着伞回家的学生,索玛讨厌这种人多的场合,尤其、十分。

“喂,那是A班的索玛吧?”

“哎,他好像没带伞的样子。”

“哇,好可怜,要不要邀请他和我们一起?”

“你别犯花痴了,没有必要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他啦。”

“也对呢,哇,他在看过来,我们快走。”

非常讨厌。

他瞥了一眼那几个聚在一起撑着伞的女学生,又低头看向地板。

好烦。

“哇这不是索玛吗,乍一看我以为灵异事件呢,你都快融合到这黑不拉几的天气里去了。”

“啰嗦。”

“这是对将你从暴雨中救出的救命恩人说的话吗!”培拉希从书包侧面抽出一把伞,“拿着。”

索玛接过伞撑开,往前走了两步后停住,回头看她。

她又从书包里拿出一把伞,刚想撑开,注意到了在前头等着的索玛。

“哇,你这是以为和我一起撑吗难道?”

“该死。”索玛暗骂一声,迈腿朝雨中走去。

“喂喂,等等我啊!一起撑也挺好的!你等等我呀!”

夏天真是个讨厌的季节。


3.

索玛觉得他应该找一个时间和住在隔壁的培拉希好好地谈一下隐私问题。

两人都是住在城市中心的高档社区里,整个社区里都是相隔较远的别墅,却唯独他们两家,恨不得两栋并一栋,造在一起,这都是培拉榊的“功劳”。

因为约翰尼斯不经常回家,索玛曾经天真地认为以后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直到培拉榊带着培拉希搬来,那个男人厚着脸皮说多多关照多多关照,然后一关照就是十年。

他以为只要忍住希时不时爬来自己房间的事情以外,住在这里还是挺自在的。

事实呢?呵呵。

比如有时他吃完饭回到房间,一开门就透过窗户看到了对面房间的培拉希。

她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脑后,穿着背心短裤盘腿坐在地板上玩游戏机,头发上的水珠晕湿了背心,微微透出少女白皙的皮肤。

索玛冲到窗户前就把窗帘拉上。

培拉希从来不懂窗帘的作用。

或者说在她的意识里,从来不觉得窗帘有用。

十年了,她没有哪一天是把窗帘拉上的。

虽然索玛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问题时常把窗帘拉的死死的,但关键是,为什么这种事情要他来买单啊?!

还有每天去上学时,培拉榊就像订好了闹钟一般准时,在门口一边浇着花,一边朝出门的索玛打招呼。十年了!每一个上学日的早晨都伴随着隔壁培拉榊那个眯眯眼的“早啊索玛”,他几乎要被逼疯了。

不想和你打好关系啊!


4.

体育课对于极东高中的学生们来说,无异于地狱。

体育老师真璧晴臣,在折磨学生这一领域有着极高的权威和认知。

呃,准确的说,折磨男性学生。

......以及骚扰女性学生。

据说他极力推崇女学生不换运动服上课,但是每次都被席克扎尔校长驳回。

“真璧老师是魔鬼......”在进行了3000米长跑后,浩太虚脱地躺倒在地,“啊,我好像看见前面有一条河。”

“装什么装啦快起来。”亚丽莎无情地用脚踢着他。

“呃啊,我被亚丽莎踢伤了,我申请去医务室。”浩太颤巍巍地举起一只手。

培拉希因为放学后的田径社训练逃过一劫,从位置上拿起一瓶水丢给浩太。

“谢谢小希!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浩太扭开瓶盖就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给,亚丽莎也辛苦了。”她将准备好的另一瓶水递给一旁的亚丽莎。

“谢谢。”亚丽莎接过水热情地拥抱了她一下。目睹一切的浩太翻了个白眼,亚丽莎的区别对待他也差不多开始习惯了。

“话说,真璧老师也是田径社的指导老师吧,你怎么受得了的啊?”浩太看着在操场上指挥刚才长跑不合格的学生们做俯卧撑的真璧晴臣说。

“唔,晴臣哥?”培拉希无聊地踢脚下的小石子,说,“他的训练量还好啊?大概是我体质好跑惯了不觉得累的缘故?”

“真羡慕你......”浩太躺在地上调整呼吸,“难道我也该锻炼起体能来了吗?”

“你那小身板撑得住吗?”亚丽莎讥讽道。

“索玛也不比我壮到哪里去啊?!”浩太看到散步调整好自己的索玛朝他们走来,不假思索地说道。

“索玛的话,唔,看着挺瘦的其实肌肉量很不错哦。”培拉希也看到了索玛,将最后一瓶水丢给他。

“你是怎么知道的啊!”亚丽莎和浩太都叫喊了起来。

“有一次他洗完澡没穿上衣就出来了,他窗帘没拉所以我看到了。”培拉希不以为是。

“那你的窗帘呢!”亚丽莎紧张地捏住她的肩膀,“要好好地把窗帘拉上啊,看到那种东西会长针眼的!”

索玛衷心感谢亚丽莎为他解决了窗帘问题。


评论(1)
热度(11)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