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噬神者 自设队长x索玛(4)

开题报告还是一个字没肝,如果有同人这么好写就好了_(:з」∠)_。

战斗场面好难写哦,反正就是几个词用来用去,暴露了我可怜的词汇量。

这小章前部分不出意外的OOC了,我也很苦恼,写吐槽啥的写的好过瘾啊,结果还是因为文笔不足。。。

总之,趁着还有码字的劲头赶紧先多写点。




4

“呀,早就听说摇篮部队的队长是个美人,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直升飞机上,伊芙又发挥了她那在哪里都能睡着的体质,靠着海源希睡得死沉,坐在对面的真璧晴臣突然出声打破了寂静。靠着机舱门小憩的索玛没有睁眼,自顾自地休息着。

“哎,是吗是吗?那我和伊芙谁比较漂亮?”海源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雀跃,她基本上是个自来熟,跟不认识的人也能聊得非常欢。

“伊芙还在成长,以后也肯定会是个美人的,但就现在来说,你比她要更加耀眼。”

“听起来好像什么童话故事的桥段哦。”

“失礼地问一句,你觉得女性,哪个部位最吸引人呢?”

索玛虽然和晴臣不熟,但也早就听说了他是个浑身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撩妹高手,差点带坏了啥都不懂的天然队长伊芙,但眼下是什么情况,有见面直接问这个的吗?

“以男性的角度来看,绝对是欧派吧!亚丽莎的下乳就超赞的哦!哦不过她现在换了制服看不见了,好可惜。但是从我角度来看的话,比起欧派我更喜欢大长腿啊,特别是绝对领域,因为穿着长筒袜而勒紧的肌肤,肉肉的好可爱啊~啊,不过,无意识之间裸露出光滑白皙的脖颈也很赞就是了,还有锁骨啊,腰线啊,总之妹子身上啥都棒啊!”

“呀,没想到队长也是很懂啊。”

惺惺相惜?臭味相投?

虽然早就了解海源希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没想到过了两年她依然是这么不靠谱。什么下、下乳,什么长腿,她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然而她的话却像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让索玛忍不住回想起昨天的那一幕。

他大概是哪根筋搭错了,想着要去和两年没见的队长问个好,敲了门才发现应声的是亚丽莎,还没开口就被对方带着警惕的声音问道来干嘛。

他能干嘛啊?倒是亚丽莎,女生之间的友情索玛真的不懂,就如同他不明白为什么莉薇这么喜欢帮伊芙缝补制服,为什么娜娜这么热衷于制作各种烟花给伊芙看,为什么雪儿这么无私地愿意帮伊芙承担一部分出击任务,以及为什么亚丽莎那么热衷于粘着队长海源希。代写文件也就算了,现在还代整理房间?亚丽莎没问题吗?她自己房间都乱的让人不敢置信好吧?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里面的门刷的一下打开,海源希被雾气包裹着喊着什么眼睛看不见要亲亲,重点是,她......没穿衣服。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听见刷的开门声,下意识地抬眼瞄一下很正常不是吗?

亚丽莎大概也是被吓到了,但依旧眼疾手快地甩上了门,索玛觉得他大概再也无法好好面对她,不,她们了。

“晴臣前辈觉得男性身上哪点最性感呢?”海源希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打开了什么不好的开关,然而晴臣作为一个健全可靠的男性,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美女,对他来说男性有什么好欣赏的?

“这你就不懂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你要懂得如何把自己性感的一面展现出来。”海源希开启了说教模式。

“举个例子啊,出浴的男性,因为沾了水而贴在身上的T恤,略微透出结实的肌肉,这大概是入门级的,得出卖色相、最普通的那种。”

不,索玛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忆起出浴这两个字。

挂着水珠的小腿,湿了水一缕一缕贴在皮肤上的金发......

“再比如啊,锻炼的时候,沾满汗水的脖子,突出的锁骨,还有略微露出的人鱼线,唔,不过这还算是出卖色相的那种就是了。”

纤细的脚踝,微微张开的嘴唇......

“高级一点的呢,瘦削的下巴,这个比较考验本身素质啦,简单点的还有袖口露出的手腕,修长的双手,要骨节线分明的那种哦。”

清醒点,索玛!

“唔,不过最有用的还是脸啦,像晴臣前辈这样的颜值,骗骗小姑娘绰绰有余啦。”

“哈哈,谢谢夸奖。”晴臣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高兴,带着点微醺的意味,“不知道我骗的到你吗?”

“哎?你确定吗?我可是刚从欧洲分部回来哎,那边都是俊美如阿波罗的行走雕塑啊,说实话看惯了高颜值什么的我都有点审美疲劳了。”海源希叹了口气,不过有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继续说道,“但是晴臣前辈要是真追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哦,因为我感觉你是那种,唔,表面看上去十分轻佻但是内心超深情的男性。”

“哇,完全被看穿了,该说你厉害好呢,还是......”

“我还在意大利支部的时候就已经阅人无数啦!”

快来人停止这场无意义的谈话啊。

“哦呀哦呀,似乎快到了呢,”海源希体贴地叫醒了睡得死沉的、没有一点要醒转过来迹象的伊芙,随后开始进行神机的检查工作,“好久没有四个人同时出任务了呢,好怀念呀,支援工作拜托给谁好呢?晴臣前辈是大剑型的神机吧?”

“你看我干什么我是长剑!”一旁的伊芙警惕道。

“嗯,没办法呢,就这样上吧。”海源希扶着舱门,扛着神机探查下方的情况,螺旋桨带起的气流吹得她的长发乱舞,她第一个跳了下去,“任务开始~”

她提着短剑,借着下落的冲力将剑刃没入伐折罗巨尾的躯体,然后一个利落的后跃,干脆地解决了它。

紧接在后的晴臣落在她左边,挥舞大剑将蓄着力想要跃上前的鬼面巨兽打飞,远处正在捕食的破颜金刚带着电磁的立场朝他飞速地滚了过来,晴臣打开盾想要防御,一旁的海源希将神机切换成了狙击形态,子弹精准地击破了破颜金刚的羽衣,将它打出了硬直,巨大的冲力迫使它向后仰。刚落地的伊芙带着长剑冲刺过来,使用血技高高跃起,剑刃打中了它的弱点,打出了巨大的伤害。破颜金刚见势不妙,想要逃走进行捕食,被最后到达的索玛捅了个对穿。

“诶~这就是血技啊,真是不错~”海源希提着神机,用空出来的手拍了拍伊芙的头,“你也很厉害呢~啊,果然是成长了许多吗,但是乳量还是不够哦,这方面得继续努力!”

“努力个鬼啊!”伊芙不理睬她,再次冲刺蓄力,上跳打中了右后方准备发射荒神弹的沙利叶,“任务中不要进行无意义的交流!”

“没办法啊,右眼这样完全看不见,视线受阻。”海源希将枪口对准了沙利叶,火属性的狙击弹接连地击中沙利叶的头部,“我的右边就交给你喽~”

“谁管你啊!”见沙利叶被打得跌落在地,伊芙冲上前去快速捕食,进入了神机解放状态。

“姐妹之间感情不错嘛。”晴臣打飞了几只试图冲进他们之间的破颜金刚,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位队长拌嘴。

“哎呀我是禁猴苦手,这几只就拜托你啦。”海源希跃起,在空中冲刺到了沙利叶的面前,迅速的挥舞着短剑不停地击打着荒神,在将要落下的时候迅速地空中捕食,借着反作用力依然轻飘飘地浮在空中,随着她的攻击,沙利叶的裙摆和下身都出现了结合崩坏,餐叫一声,无力地跌落在地。海源希边后退边切换了狙击枪,编辑好路线的弹药伴随着巨大的伤害在沙利叶的头上炸开。

“荒神的神谕反应,消失!”耳机里传来云雀的声音,海源希又切换成了短剑,进行了最后的捕食。

“这是,紧急事态发生!观测到接近的神谕反应,距离进入战斗区域还有一分钟!”

“别担心~别担心~”晴臣和伊芙合力将破颜金刚们逐个击破,这会儿正在捕食收集荒神核心,晴臣不论何时都能切换成撩妹状态,“云雀小姐就安心看着我们华丽地击破荒神的姿态吧!”

“好像埃米尔附身一样。”伊芙毫不留情地吐槽。

另一边,独自行动地索玛也将和他战斗着的赛科迈特削弱地差不多了,正准备最后一击,在他进行蓄力的时候,却有子弹穿透了荒神头部,带出一大串的鲜血,荒神摇晃了一下,最终倒地再无反应。

索玛有些烦躁地顺着弹道方向看去,海源希朝他挥了挥手,“对不起对不起,我想传送荒神弹来着的!”

荒神的气息越来越接近了!

察觉到什么的索玛刚想出声,却不料少女的身后出现了极速接近的巨大身影。

“危险!”

“希队员!”云雀紧张的喊声从耳机里传来,“小心!”

适时打开的塔型盾挡在海源希的面前,承受住了突然出现的汉尼拔神速种的一击,这一击力道之大,让她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在荒神打开手臂上的利刃准备下一击的时候,闪光弹刺眼的白光闪起,荒神下意识地抬手阻挡光线,海源希得空,迅速地后跃离开荒神。

“啊,得救了得救了,装上自动防御的插件果然是明智的选择呀!”当事人没事一样的蹦蹦跳跳,甚至还有时间从身上的弹药包里取出了回复锭饮下。

......

两年过去了,喜欢在战斗中开小差的缺点还是没改正吗。

汉尼拔神速种的动作非常快,刚从闪光弹中恢复过来,立刻积攒了大量的神谕反应,自地面缓慢升起,双手交叉在胸前蓄力,紧接着,无数道神谕光柱疯了一样的四处滑行,索玛不得不张开盾防御起来。

他不由得想起之前海源希吐槽过的话,说汉尼拔神速种像磕了药的神经病,简直就像播放影片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加速键一样。

他视线追随着海源希,意外又意料之中地发现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防御,而是像脚底抹油了一样在地面滑行,多开神谕光柱的攻击。

......多动症吗?

待光柱消失后,海源希立刻切换了狙击枪,退到战线外围,瞄准汉尼拔的逆鳞,近一击就使荒神结合崩坏了。

汉尼拔的头部和逆鳞都比较脆弱,但神速种的动作太快,大剑用起来硬直太大破绽很多,所以索玛和晴臣就在旁边支援,争取吸引荒神的注意,而海源希和伊芙在后方狙击荒神的弱点。

但是海源希就像把点数全部加在了嘲讽上,明明和伊芙一样狙击着,但荒神谁都不理,视线紧盯在她身上。

索玛又开始不合时宜地想起从前好像不论什么荒神都比较喜欢打海源希,莫非真的是她无形间打开了什么嘲讽领域?

汉尼拔神速种再次展开双臂,打开了收在手臂间的利刃,然后一边挥舞利刃一边像海源希冲刺。在镜片中看到极速向自己冲来的荒神,海源希半步都没有后退,只是跟随着荒神的动作逐步抬高枪口,每一枪都干脆利落地打中汉尼拔的逆鳞,好几次打断了荒神的动作,但荒神像是硬要和她死磕一样,每次被打断,都继续蓄力朝她奔去,眼看着荒神越来越接近,但海源希还是动也没动。

她就是这种抓紧一切机会拼命输出贪刀的人。

“啧。”索玛暗骂一声,提起大剑,狠踩地面,接着反作用力跳起。

在荒神的尖牙正凑上海源希枪口的时候,她消耗掉了仅剩最后的一点OP值,扣动扳机发射了最后一枪,子弹贯穿荒神的头部,打出了一片血花。与此同时,索玛带着大剑从空中落下,厚重的剑刃深深地捅进了荒神背部,汉尼拔神速种颤抖了一下,庞大的身躯在倒下的同时带起了四周的尘土。

海源希竖起狙击枪,靠在枪身上大口喘气,大概是刚才的一连串射击消耗掉了全部的体力,“是我的最后一击吧?”

“无聊。”索玛拔出大剑,进行捕食,“你那贪刀的毛病再不改,下次倒在这里的就是你了。”

“嘿嘿没关系没关系,总会有人支援我的。”休息够了的海源希按下耳机的通讯键,“小云雀~附近还有需要清理的荒神吗?”

“啊,刚才已经是最后一个,请回到山腰处的侦查部队处施打偏食因子和修理神机,这一场是连战任务,明天还需要继续作战。”

“哟!任务完成!回家回家~”海源希拎着神机从高台上跳下,沿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往等候在战斗范围外的直升飞机处跑去。

“给你们添麻烦了不好意思。”伊芙对着索玛鞠了个躬,“姐姐一直都是这么不靠谱的,实在是麻烦大家了。”

“支援美女什么的我才不在意呢,好了,回家吧小伊芙~”晴臣伸手揽过伊芙,带着她离开。

被迫接收收尾工作的索玛无言地捕食荒神的尸体,收集核心,顺便把物品收集点的素材也扫了一边,最后也朝着直升飞机走去。

麻烦吗......他也差不多习惯了吧?


评论(6)
热度(8)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