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噬神者 队长x索玛 (1-2)

通关了复生,心情非常沉重(。

为了排解失恋的心情,码个文舒缓一下。

时间是噬神者2狂怒解放,救回朱利乌斯后,2074年,两代都是自设队长,姐妹设定。

一代队长Heloise·Oswald(自改名海源希,代号nozomi),二代队长Eve·Oswald(代号eve)。

乙女向,结局未定,坑不坑看心情。

讲真,索玛的乙女我真不知道怎么写,毕竟索玛和队长之间隔着个永远无法跨越的chiot,但是chiot真的好可爱哦,该死Q。Q

明明是我先的,认识soma也好,开导他也好......(先打死

总之,这就是一篇乱七八糟的文,没技术,没文笔,有错字但我不想改了。

就这样。



1.

欧洲支部,9:00OM

海源希正在办公室整理最后一叠交接文件,突然门被敲响了两下,紧接着门缝里探出安妮特那毛茸茸的脑袋。

“可以打扰吗,前辈?”

海源希挥了挥手示意她进来,安妮特笑嘻嘻地走近,轻车驾熟地拿过桌子上的文件,自顾自地帮她整理了起来。

“摇篮小队成立后,我跟着前辈已经两年没有回极东支部了呢,嘿嘿,稍微有些激动啊。”

有了安妮特的帮助,海源希终于可以松口气偷个懒,她拿起文件边上的咖啡缀了一口,一边机械地在文件上签字,一边同安妮特聊着天。

记得两年前她决定和椿姐一同前去欧洲支部,亚丽莎知道后一定要跟在她旁边,但她最后还是带着那时候还算是新兵的安妮特一同出发了。结果是亚丽莎生了好久的气,接连几个月没有回她的邮件。

哎,两年过去了,不知道亚丽莎是不是还是这么容易生气啊。

想到要回去,其实海源希心里是十分抵触的。

“前辈,脸色超级不好哦,是想到了亚丽莎前辈吗?”

“回去以后,她一定会杀了我的,一定。”海源希认命地趴倒在桌子上,侧着脸看向桌上的相片,借着玻璃的反光,她能清楚地看见右眼反射出的微弱光芒。

“前辈不用担心!这全是我的错!我只要和亚丽莎前辈解释了她一定不会责怪你的!”安妮特一提到这件事声音就有些微微颤抖,大概还没从自责中脱离开吧。海源希抬起手在她头上蹭了蹭,两年了,安妮特一直坚持短发不动摇,她的头发软软的,摸起来特别舒服。

“嘛嘛,别在意别在意,为了安妮特这样可爱的妹子,就算要我死了我也会好好保护你的。“

“前辈!”

“好啦,不会死的。”

海源希动笔签下了最后一份文件,习惯性地将笔一扔,伸了伸懒腰。

“啊,总算结束了。回去以后就不用担心文件和报告了,反正有浩太在啊。”

“前辈!”

“好啦,我知道啦,这两年非常感谢安妮特妹妹辛劳地为我代笔写报告,安妮特妹妹对我最好啦!”海源希将头埋在她胸前蹭了蹭,不愧是时间啊,安妮特也从当年的软萌妹子变成了现在的巨乳软萌妹子。

“前辈真是的,今天晚上也要好好休息哦,维护的事情需要我来帮你吗?”

“不用啦不用啦,我自己可以的。”

送走了千叮万嘱的安妮特,海源希回到座位,看向桌上的相片,那是两年前她决定成立摇篮部队的时候照的,有亚丽莎,椿姐,佐久夜姐,龙胆哥,还有虽然被任命为第一部队队长但听说要照相也凑了过来的浩太,以及在照片边缘的,固执侧着头不看镜头的索玛。

她伸出手,指尖在每个人的脸上划过,最后停在了那个白发少年的脸上。

此时的索玛已经换下了蓝色大衣,穿上了榊支部长和六花极力推荐的摇篮部队制服,白色比起蓝色来,显得他没那么黑了点。

个屁啊!

她叹了口气,两年了,她这两年拼命工作,拼命研究,拼命出任务杀荒神,用各种事情把自己弄得忙碌无比,就是为了不要在空余时刻想起这个该死的黑皮肤男人。她逃避了两年,结果就是三天前椿姐大手一挥说欧洲支部这边资料收集的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回极动去深入研究了。当时她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说服椿姐放弃回去的念头,最后她几乎是抱着大腿哭求着椿姐说欧洲支部待遇太好了男人们太帅了妹子们欧派太赞了这里简直是天堂就让她永远留在这里吧,然而依旧被无情拒绝了。

椿姐早已将她看地透穿,拿着文件在她头上拍了拍。

“都两年了,你还不能直视自己的内心吗?”

她有什么办法呢,她就是做不到啊。

她虽然自诩超级无敌不需要支援更加不会逃跑一个人也能手撕荒神,但是面对感情,她唯一拿手的就是逃避和龟缩起来。

而且还是计划性的。

成立了摇篮部队后,椿姐和欧洲支部联系好,会带着神机手去那里支援顺带收集资料,她就是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在庆祝宴过后,所有人都醉的晕乎乎不省人事的时候,借着酒劲和滴酒未沾的索玛表白了。

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傻啊。

她在角落里蹲点好久,堵到了回房的索玛,脑子一热,壁咚了他,那一刻仿佛什么灵魂附体一样,揪着他的领带气势汹汹地吼道“索玛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17岁的她还处在发育期,和个子疯长的索玛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个头,所以只能揪着他的领带迫使他低头,透过他湛蓝的眼睛看到的是仿佛面对荒神一样气场全开的自己。

然后发生了啥呢,嗯,索玛当然拒绝了她。

她知道的,她就是知道会有这个回答才选择了这么一个晚上,她太矛盾了,几种感情混杂在心中揪扯着,迫使她吐露心扉,但是另一方面,又十分机智地给自己做好了善后工作。

被拒绝没事啊,反正我就要去欧洲支部了,神机手这么一个危险的职业,说不定死在欧洲的可能都有,怕什么,反正见不到了。

然而现在现实又给了她一个大耳光。

回去了以后怎么办呢,该怎么面对他呢,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极东支部遇上了,总不能尴尬地笑一下说哎呀好巧吧。

椿姐说她不能直视自己的内心,可她的内心写满了索玛控啊,她就是喜欢,改变不了了啊!

而且回去以后一定会被亚丽莎骂的。

一定,绝对。

不然装死吧,嗯,就说突发疾病根本动不了身。

她一边想着各种逃避的方法,一边打开了柜子里的消毒液,抬手将右眼摘了出来,丢进了淡绿色的液体中,被设计成和她眼睛颜色相近的机械眼吐出了一串泡泡,然后沉进了瓶子底部。

2.

索玛大概是第一个知道摇篮部队要回来的人。

他正要将报告发给榊,却接收到了来自安妮特的邮件。虽然好奇和他并不怎么熟悉的安妮特怎么会发邮件给他,但是还是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邮件。

在看到邮件开头的“费德里科”的时候,他就知道安妮特绝对是一不小心将邮件设置成了群发,索玛对私人邮件并不感兴趣,然而安妮特的邮件简洁明了几个加粗深红色大字让他实在无法忽视。

“费德里科:我们明天就可以回极东支部啦XD!”

索玛叹了口气将邮件关闭,然后回复成了工作状态,将自己的报告发给了榊。

他的工作很多,由于最近取得了九尾的核心,之前处于瓶颈的课题终于有了一些突破,现在的他就如三年前的榊一样,整天呆在实验室,有需要素材的时候就委托第一部队或者Blood小队跑腿就可以了,虽然如此,还有数不清的报告需要写,以及无数的实验等着完成。

工作间隙,他偶尔也会望向月亮,想着现在喜欧在做什么,有乖乖的吗,一个人是不是很孤单之类的。

然而最近,他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那个晚上,海源希揪着他的领带强迫他看进她的眼里,她是正宗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样貌,索玛认识的外国人最近多了许多,但她的眼睛碧绿清澈,是没有一个人能和她相比的。Blood队长伊芙也是绿眼睛,但是她的绿像翡翠,有着随时间沉淀过的浓郁。而海源希的绿是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纯粹,就如同她这个人一样,心思全都写在脸上。

她离开极东支部有两年了,从亚丽莎和浩太那里听来的情况来看,她一直都在和他们联系,然而索玛从来没有收到过来自她的一封邮件,一封都没有。

想来也是,她那么直接地向他表白了心意,然后被自己干脆的拒绝了,大概也算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了吧,就算发邮件,依她的性格来看也该是那种,写满“去死吧混蛋!”的诅咒邮件吧。

索玛失笑,暂时停下了胡思乱想,着手校对这次实验的观测数值。

现在时间1:30AM,距离摇篮部队回归,还有16个小时。



伊芙敲响研究室门的时候,才是早上6点,索玛看了看满桌散乱的文件,疑惑着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然后起身开门。

“这是九尾的行动报告,”Blood队长将文件交给他,索玛能清楚地看见她眼下浓浓的铁青色,“一会儿还有讨伐九尾和汉尼拔神速种的任务,支部长让我来提醒你一下别忘了。”

Blood队长伊芙·奥斯瓦德,出了名的认真勤奋,连索玛这种拼命肝研究到废寝忘食的人都难以想象她是怎么在带领极东支部全员开启血之力的同时还能帮着防卫队和第一部队进行各种讨伐任务,偶尔还能带着艾莉娜和埃米尔等新人进行高强度训练,以及空余时间还能赶去圣域进行各种种植实验的了。

也正是因此,极东支部的所有人都能看见因为阻止了两次终末捕食而成为全民英雄的伊芙在地窖的各个角落——无论是地上,还是沙发上,甚至是靠着墙壁都能睡着的惨状。

自从全心全意为她担心的雪儿严厉以及严肃得拒绝了第十次邀请伊芙一起讨伐高赏金日照任务的小川俊后,各种私人邀请任务少了许多,而伊芙也多了一些休息的时间,才怪,她总是有各种办法把自己搞的忙碌无比——她最近沉溺于豚鼠的养殖繁育工作。

“听说摇篮部队的队长今天要回来了,我一直听着地窖里的大家说她的各种事迹,已经成了她的粉丝了, 真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伊芙带着向往的神情,似乎已经在脑内幻想一个虚构的队长出来。

看着她歆羡的眼神,索玛实在不忍心打破她的幻想,难道要告诉她,这个队长是一个非常不靠谱的人,常常仗着自己套了许多的恢复和支援插件,在近战浪的飞起而不开盾,每次都是靠亚丽莎和安妮特的回复弹才免于落到无法战斗的境地。而且不止如此,索玛从没见过她完成任何一份纸质的文件,除了有全勤保姆亚丽莎之外,他还见过她和小川俊以及卡雷尔进行我带你打高赏金任务你帮我写报告的不可告人交易。在战场上乱来的程度比拿起轰击枪就开启病娇模式的华音还要强,偷懒起来甚至还可以各种装死把自己反锁在房间拒绝一切普通任务。

不过,呃,他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了。

“前辈?”伊芙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差不多该到出任务的时间了。”

“啊,嗯,走吧。”

自从有了血技,面对感应种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么吃力了,更何况这次的任务是和伊芙以及朱利乌斯一起,和这两个极东支部的王牌一起出任务,就算索玛作为旧型也根本不需要担心能力不够。

九尾比起九尾侵蚀种来要容易击破地多,破了头之后就可以任意输出,伊芙习惯切换成狙击模式,贴着九尾的脸就疯狂输出——索玛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用狙击枪贴脸当散弹枪打的人。朱利乌斯转送荒神弹十分勤快,让索玛一直能保持三层神机解放状态,蓄力血技使用起来就更加方便。随后的汉尼拔侵蚀种比起九尾来就更加简单了,伊芙这次终于换成了远程狙击模式,锁定了逆鳞不停开枪,多亏了她,这次任务只用了几分钟就结束了。

在回去的路上,伊芙坐在直升机里和朱利乌斯不停地交谈着什么,朱利乌斯盯着伊芙那直白的眼神让索玛恨不得拉上早已不存在的兜帽——眼不见为净。倒是伊芙天然地什么都没察觉,还在同他讲着她听来的各种前第一部队队长的事迹。

什么徒手撕荒神啦,把龙胆从荒神化之中救出啦,创立了摇篮部队啦,总之在她的幻想里,这个队长就是传奇,在那个没有血技,没有狂怒解放这个外挂存在的年代,靠着一把短剑和一把狙击枪打出了一片天。

索玛在这些被添油加醋、加入了个人情感而吹的天花乱坠的故事里,因睡眠不足而小睡了一番。

少见的没有做梦。

当朱利乌斯把他叫醒的时候,他们已经到达了极东支部,停机坪上已经停着一辆直升飞机,看那涂装,索玛没来由地猜想这应该是德国制的。

一旁的伊芙惊喜地上前查看,但直升飞机里只有飞行员在进行飞前检查,这就是说摇篮部队已经先一步进了地窖。

索玛跟着朱利乌斯跟在恨不得飞奔回去的伊芙后面,一路上她都心焦地恨不得把地给踩穿,在按电梯的时候甚至少有的急速拍打着下降按键。

这孩子也太迷了吧。

“啊,就快到出击门了。”伊芙双手握在胸前,紧张兮兮地如同迷妹一般。

“你这个笨蛋——!”门外突然响起亚丽莎那高分贝的喊声,把索玛和伊芙都吓了一跳。

紧接着又是一串日语夹杂着俄语的骂人的话,出击门还没打开,但索玛已经能想象到亚丽莎那副凶狠的样子了。

“呀呀,别生气啦,我不是没事嘛~”随后传来的是海源希那拖长的,漫不经心的声音。

 索玛的心不知为何揪了一下。

“怎么了队长?”朱利乌斯在一边担心道,索玛这才发现伊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随着出击门的打开,伊芙先一步跨进了地窖。索玛一眼就看到了海源希的背影,她比两年前又高了不少,但瘦了些,铂金色的发丝如同绸缎一般披在脑后,几乎要够到腰处了。

“海洛薇兹......姐姐?”伊芙有些不确定地喊道,声音之间有着细微的颤动。

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海源希的背影明显的僵了一下,她缓慢地、机械般的回过头,脸上带着努力挤出的尴尬笑容,“呀,好久不见啊伊芙,都长这么大啦!”

“你这个混蛋!”Blood队长如同上了膛的子弹一般急速地朝她飞奔而去,一把将她按在了地上,“你居然还改了名字,嗯?海源希?你知道父亲和我找你找得有多不容易吗!三年了,连家都不回一趟,我们差点以为你死了!”

“哈哈,真是巧啊,这就是姐妹之间的缘分呢,哈哈。”海源希干笑着向亚丽莎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眼神瞥过索玛的时候,明显黯了一下。

尽管只有那么一秒不到的时间,索玛还是发现了什么。她的右眼虽然依旧是纯粹的绿色,但一点神采都没有。

“队长,快起来。”雪儿不愧是Blood小队的良心以及教养担当,虽然她也同众人一样疑惑着,但依旧处事不惊地拉起了想要把海源希掐死在地上的伊芙,然后恭敬地和她道歉,“对不起,我们队长有些失态了。”

“哈哈哈哈哈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恐怖的样子,她以前可是超级软萌地跟在我后面姐姐姐姐地叫的,啊,真怀念啊。“

她这样挑事真的没问题吗,亚丽莎快拉住她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还得找支部长检查下,你们慢慢聊啊,慢慢聊。”她手脚并用地穿过众人的长腿,然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按下了电梯的上行键,飞快地离开了。

无论过了多久,她逃跑的本领还是一如既往地高超。


评论(11)
热度(11)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