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Gilbert×自设女主 (噬神者2同人)

     好开心啊,如同计划的一样开始嫖基尔巴特了!

     人物名字大概除了晴臣华音和浩太都是英文,翻译实在是有些别扭,就干脆上英文了,并不是我想装逼。

    副队,也就是后来的队长,GE2,GE2RB的主角,是女性,标题写着呢,雷女副队的让我们安心地跳过这篇文吧。

    乙女,傻白甜(我觉得甜),无脑玛丽苏,小学生文笔。

    对基尔巴特的设定是,觉得自己趁Julius不在抢走了副队实在是太卑鄙了,所以一直很担心万一Julius回来了,会不会把副队给抢回去,有些自卑、碎碎念,介意的慎。

    恩,大概就这么多,以上都不介意的,我们可以开始嫖基尔了!








       1.

       极东支部  9:30PM

      Romeo洗过澡前往自己房间的时候,遇到了徘徊在副队、啊不,队长Aria的门口。

      由于他掉线太早,复活的又太晚,所以错过了非常多的事情。复活后他曾问过Ciel为什么Gibert那家伙和Aria的关系变得那么亲密,对方只是用一个暗藏杀气的眼神将在一旁打桌球的Gibert上下扫视了一番,然后看似云淡风轻地说了句“他和队长在一起了。”。

      Romeo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Gibert什么和副队、啊不,队长好上的,他想到的是Gibert这样算不算违法,毕竟副队、啊不是,队长还没有成年啊。

     还是他掉线太早的原因,总是不习惯叫Aria队长。

     此刻Romeo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和Gibert搭话。

     对方守在自家队长门前,低着个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贸贸然过去的话,感觉......不太好吧?但是他实在是有些在意,于是试探着问了一句:“Aria不是和Julius两人连战任务去了么,你在这里等谁?”

     在看到对方瞬间变换的表情后,Romeo有些后悔,他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踩到了对方的雷区。他心想也是啊,女朋友和潜在情敌两人单独出去任务,还是连战任务,野外过夜什么的,怎么能不担心嘛。虽然Romeo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Aria会和Gibert这种......这种......急躁又激进的人 ,要知道他以前可看好队长和副队了。嘛,但这终归是别人家的事,他也不太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过去。

     “Aria现在该睡了。”站在空房间外的Gibert大概是调整好了心态,背靠墙壁思索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回答了他。

     “那也不一定啊,说不定碰上夜间作战......”在看到对方的脸色更加阴沉后,Romeo连忙改变了说辞,“不过有很大的可能是现在已经睡了,毕竟白天有高强度工作嘛。”

     总感觉Gibert比之前沉默了许多啊,而且性格更加捉摸不透了,要是说以前只是个外冷内热的毒舌大哥,那这会儿只能是个冷酷的Aria死忠痴汉了。谁都好啊,快来个人活跃下气氛啊,就算是nana也行啊。

    “她习惯了九点前睡觉。”过了好一会儿,久到Romeo觉得自己可以再死一回再复活一次了,Gibert才说道。

    “在担心队长?”Romeo观察着Gibert的脸色,“放心啦,那人很强的,更何况还有Julius在,绝对不会有事的。”

     啊,这回直接不回答就走掉了呢。

     恋爱的事情Romeo又不太懂,也不知道Gibert在担心什么,要他来安慰他,还不如让他去单挑神速种高文呢,这根本就是做不到的事情嘛。

     大概他自己会想通的啦。

     自我开导着,Romeo将毛巾甩到肩膀上,朝自己房间走去。

     Gibert没有像Romeo那样直接回房间,他坐了电梯下去到休息室,径直走到台球桌前,拿起放在一边的球杆打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自从Aria将Julius救回来以后、不,是在这更之前,在他们一行人得知Julius还好好地存活在那颗树里面的时候,他本应该开心的,但是那瞬间的激动却渐渐被黑暗所侵蚀,他害怕将Julius救出来。

     他怕什么?

     那个时候Julius自愿离开Blood去接手神机兵的工作,他觉得机会来了,他想起了晴臣大哥说过的什么要把握机会,借着调试神机的借口找Aria,三番四次将她约出去,他自知这是趁虚而入,但他义无反顾。

     但是这样怀抱着卑劣想法的自己却被她接受了,甚至在神机最终改造完的时候还问自己有没有别的话想要对她说。她是看透了的吧,她知道了自己过分显露的心意,所以才会这样问的吧。

     然后他紧紧地地抱住了她,脱口而出的话语跟她的脸颊的温度一样炙热,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会失去她的呢?

     是神机兵的事情暴露之后,Julius的黑蛛病暴露之后,她眼里的那抹紧张和在意?

     是你太多心了,她只是担心同伴。Gibert不停地告诉自己。

     是啊,她就是这样的人,遇到什么事都冲在最前面,从来不思考自己的安危, 好斗又充满激情,所以她才会成为Blood的队长啊。

     那他在担心什么呢?他到底怕什么呢?

     怕她受伤吗?

     他还记得Aira和自己在调试神机的过程中接连遇到了三个大型荒神,两人用光了身上所有的补给,各自都受了不小的伤,最后还是她用仅剩的一粒从荒神身上吸收的弹药,准确地击破了荒神的头部,将它击败。越是遇到困难的境况,她总是能爆发出巨大的潜力。而且正如Romeo说的,Julius也在,他们两个人算得上是极东支部的最强战力了,他怕什么呢?

     他又想到那次最后还是他把Aria给背回来的,她眨着无辜地眼睛说被吓得腿使不上力气,于是他二话没说地将她背了起来,她还没有一根蓄力矛重呢,轻飘飘地挂在他身上,凑在他耳边说你耳朵真红。

     他们有好多美好的回忆,Gibert告诉自己,你们的感情是真的,你还怕什么呢?

     怕Julius的眼神吗?

     那紧紧地黏着在她身上的,像是带着执念一样的眼神。他以为他藏得很好,他骗过了所有人包括Aria,但是Gibert只要一眼就能看穿了——这和他看Aria的眼神太过相似了。Romeo跑去问Ciel他和Aria关系的时候,Julius也在,听见了Ciel的话后他只是淡淡一笑,目光不留痕迹地去追逐Aria的身影,仿佛没有把这一切当回事一样。

     简直就如同在对自己宣战一般。

     Aria拼尽了全力去救他,甚至连终末捕食都不怕,他当然有资格不把这些当回事。若是换了自己呢,如果他也陷入了危机,Aria会拼了一切地去救他吗?

     那是当然的吧。

     她就是那样的人啊。

     白球被击出,在桌壁上来回反弹,将其他球撞得四散,他没有等所有球都停止运动,又是一杆,白球连连将其他球撞入洞中,他放下球杆,有些无力地蹲下身子,把脸挡在交叠的双臂之间。

     他有些想她了。

     快点回来吧,Aria。

     

  2.

     Aria是在两天后回来的。

     那会儿Romeo不知从哪里听说了Gibert会弹琴的事,像块膏药一般粘着他说弹给大家听听啊,实在受不了的Gibert随便弹了首曲子打发他,回过头的时候发现Aria正靠在墙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他想都没想就冲过去抱住了她。

     无视一旁浩太和Romeo捂着眼睛起哄道“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也无视了刚带卡尔比散步完回来的Ciel那几乎要将他洞穿的目光,他只将他思念的姑娘抱在怀里。她的身上还带着泥土的味道,想必是在回来之前去了趟圣域。

     “吓到我了,Gil,你第一次这么主动啊!看来下次我要多出去出去呢。”

      他想说好多话,他想说以后不允许她再和Julius单独出去任务了,他想说他有思念他,仅仅是两天,他就在意到几乎夜不能寐的地步,但是他说不出口,好像有什么堵在了嗓子口,将那些任性的、霸道的、充满了独占意味的话语全部都一股脑塞了回去。

      “欢迎回来。”他最后只能这么说。

      “嘿嘿,我只不过是出去了两天而已。”她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温柔地挣脱了他的怀抱,对着在场的Blood队友说道,“我和Julius去探查了圣域的情况,那里的水和土壤全部都没有遭受到污染,可以说是回到了几百年前那样的纯净状态,Julius好像说了打算开展农业建设什么的,一会儿全员得去支部长那儿开个会。”

      啊啊,又是Julius。

      但是他怎么能拒绝得了呢,她是一门心思扑在了工作上,把目光放在了今后的发展上,他怎么舍得用那自私地绳索去束缚住她呢。她是Blood的队长,是阻止了终末捕食的人啊。

      “我先去洗个澡,啊啊,和荒神打架,滚了一身的泥。”像是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她微微加大力道握住了他的手,“待会儿记得全员去支部长办公室啊!”

      然后她松开了手离开了。

      其他人在后面说着Gibert和Aria两个人大放闪光弹实在是不给他们活路,Gibert只是笑笑不说话。

      是啊,她都回来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哟,Gil,Aria都回来了,怎么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呢!”Romeo没大没小地凑过来勾住他的肩膀,“有什么问题,可以和Romeo前辈谈谈哦~”

      愁眉苦脸?他吗?

      是嘛,他还是在意吗?在意那个乘虚而入抢走了她的自己。那么现在Julius回来了,他是不是该退场了?

      “没什么。”

      他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还不快点去支部长那。”

  3.

      圣域   2:00PM

      由于Julius的提议,现在Blood全员都在圣域进行种植实验,目的是探索在圣域种植作物的可能性,与此同时,技术班的人运来了一大堆电力设备,看样子支部是打算彻底开发圣域了。

      “将圣域变成人类与自然和谐生存的地方。”支部长是那么说的。

     在一大片被开辟出来的农田后面,是建得差不多了的住宅区,配置方面和极东分部没有两样,休息室模拟训练场乃至厨房宿舍一应俱全,在满足了神机手的住宿条件后,又尽可能地安排了许多提供给平民的设施。等到农田和水源开发完毕,一部分平民就可以搬过来住了。现在只有Blood全员和技术班的一部分人住在这里,人少但是要忙的事情多,过几天支部会安排防卫班的一部分人过来帮忙。

      Gilbert和晴臣正忙着开水井的事,他们已经找到了地下水源,接下来的都是些体力活了。

      Aria被浩太拜托去看着Alisa,防止她一不小心在做料理的时候把房子给烧了。

      自她回来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但是他们被圣域的开发事项忙得焦头烂额,私下见面的时间也没有多少,Gilbert的每天都过的像是煎熬一般。

      “整天皱着个眉可一点都不好看哦,Gil。”晴臣放下手边的活,将放在一边的华音给他准备的便当打开来准备享用,“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是不介意给你指点迷津的哦。”

      “特别是恋爱方面的。”

      Gilbert没打算理他。

       “真是冷淡呢......”晴臣好歹也算和他是旧识,他的那些小心思根本瞒不过作为过来人的他,“你对Aria也是这么冷淡的吗?”

      “乱说什么。”

      “可是来圣域之后,我都没见到你和Aria单独讲过话哦。”身为两个人前辈的他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自家孩子那别扭的性格真是从来没改过,更何况他还是个嘴硬的闷葫芦,“说不定Aria也在苦恼着,Gil怎么不来找我啊之类的。”

      “而且,你的竞争对手来头不小呢,这么危险的境地你还无动于衷啊,Gil,”看着被说中心思的他脸色骤变,晴臣忽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这样可是不行的哦。”

      Gilbert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晴臣觉得自己的话大概是起了作用了,于是便收住了声。说太多可不好,这种事情得自己过脑子思考了才有效果,而且他对自家孩子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这家伙虽然平时闷的一句话也不肯多说,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十分能说会道的。

      前几天,Gilbert准备回极东分部报告工作进度的时候,发现了在农田上并肩站着的Aria和Julius。他本该无所谓地走开的,或者走上前去打个招呼,但是他没有,他怀抱着卑劣的想法,躲在一边偷听。

      是想听到什么呢?是想确认什么呢?

      他听见Julius说大地有多么多么奇妙,说以前只顾着上战斗,错失了很多美丽的景色,用那其他人从没有听过温柔语调对她说,和我一起种田吧(我写到这里真的好想笑啊!!!)。

      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根本就不敢听下去,像做贼一般逃开了,他在怕什么呢?他怕从她口中听到那对他而言最直接的拒绝?

      如果这段感情注定要结束,那么让卑劣的我,再安心地多做一会儿梦吧。

      4.

      Aria敲响Gilbert房门的时候,他正坐在床上回忆着他们在一起那算不上长久的时光。

      他打开门,看见Aria裹着一大床被子,从柔软的布料下抬起头,带着眼下浅浅的乌青色,可怜兮兮地跟他说她认床睡不着。

      “来聊聊天嘛!”她不由分说地挤进了房门,像房间真正的主人般的大咧咧地抱着被子往床上一跳。

      “来聊聊啊!”随着有弹性的床垫上下晃动了两下,她盯着愣愣地抓着房门的Gilbert重复道。

         Gilbert有些紧张地犹豫着该不该关门,又犹豫着该不该和她一起坐在床上。

      “坐过来啊,你在想什么呢?”倒是Aria十分大方地替他决定了。

      他想着他们谈话的内容会是什么呢,在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闪过之后,他突然觉得有些不甘心。他喜欢了那么久的姑娘,就这么放弃她,他实在是不甘心。

      他刚坐下,就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他的姑娘,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清香,以一副不容拒绝地姿态紧紧地抱住了他。他的手滑过她柔软光滑的头发,发丝间还带着一股潮气。头发还没干呢,他想着。

      “你是不是在躲着我。”Aria把脸埋在他的颈间,瓮声瓮气地问道,似乎没打算给他回答的机会,又接着说道,“最近你一见到我就找各种理由离开,你就是在躲着我。”

      “要是我不来找你,你还打算躲我多久?”

      “而且老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我对你始乱终弃一样,被始乱终弃的明明就是我哎好不好。” 

      “......别瞎说。”他有些无奈地笑了,偏过头去闻她发间的香味。

      说出来啊,告诉她啊,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

      别说,别回答,就这样抱着她吧,另一个声音说道。

      “你在发抖。”她松开了搂着他脖子的手,往后坐了一点,好紧紧地盯着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你在害怕。”

      “你在怕什么?”她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一般,盯着他的眼睛,仿佛要看到他的内心深处。

      别看,别看!他有些绝望地想着,她就要发现了,那个卑劣又自卑的自己。

      “跟......Julius有关吗?”她考虑着措辞,一边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

      “他喜欢你。”在她进一步看出更多的时候,Gibert抢先回答了她。

      不是疑问,他肯定的语气让两个人都短暂地沉默了。

      看吧,说出来是很容易的,说出来就轻松了,接下来就不用害怕了。

      Aria紧紧地盯着他的脸,好像要从他脸上读到些什么才甘心的样子。Gilbert索性破罐子破摔,和她对视起来。看到她湛蓝地如同汪洋般的眼眸之前,她“噗”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傻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二十二岁的人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她丝毫不顾形象地大笑,捂着肚子笑得差点朝后倒去。Gilbert下意识的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然后他再一次落入了她的怀抱,和之前不同的,Aria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力气大到让两个人都躺倒在床上。

      “我知道他喜欢我啊,他和我说过了。”在极近的距离内,他听到她凑在他耳边轻声地说着,随着话语吐出的温热气息扑在他的耳朵上,他的心跳的非常快 ,并不是因为心动。

      “你呢,只知道躲在阴影里偷听的胆小鬼?”她突然生气起来,“打算默不作声不闻不问一辈子吗?还是说打算把我打包好了送到Julius的房间里去?”

      “你就这么期待我离开你吗?”

      “不是的!”

      “在战场上你相信我,甚至可以把背后和生命托付给我,这会儿你却吝啬你的信任了,你是把我当成同伴还是恋人?”

      “Julius没救回来的时候你正常地不得了,这会儿Julius救回来了,你又开始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你是喜欢Julius还是喜欢我呀?!”

      “是我表达的太少,还是你从来都不肯相信我也是喜欢你的?”她有些急切地抓着他的领子,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他从没见过她发火。

      哪怕是被华音误射了几十次,被防卫班拜托着做这个做那个,被晴臣直截了当地语言骚扰,甚至是几次弥补不成熟的Blood队员的过激行动造成的后果,她都没有生气过。 

      “我喜欢的是你啊。”

      脸颊边传来的潮湿感觉让他觉得心慌,她哭了。

      “笨蛋!笨蛋!”像甩开了包袱一般,她毫不顾忌得大哭了起来。Gilbert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慰她,却发现根本找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他只能紧紧地抱住她,感受她的心跳的频率,和他的一样快速有力。

       他不由得想起他和她表白的那一天。他对着她说了很多话,什么感谢陪他一起出来测试神机啊,让他发现了除了讨伐荒神外的其他兴趣啦,乱七八糟地扯了一大堆没用的话。眼看着太阳就快沉下去了,关键的话却死死地堵在喉咙口,就是说不出来。

      然后Aria关掉了耳边的无线联络通讯器,轻声问他:“你就想对我说这些?”声音轻的他几乎认为是在幻听。

      “除了这些呢?你没有别的话想对我说了吗?”可能是夕阳的反射,她的脸颊红红的,坦诚又期待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最终还是没有回答,他用行动做了代替,拉过她的手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那句“我喜欢你”,他似乎从来没有说过。

      “对不起。”

      他想着,等他再变强一点,变得和Julius一样,强大到足以和她相配,强大到他能够毫不犹豫地对她说出那句话。但是他追不上她,她跑的太快,成长地太快,她和极东分部所有人的关系都好,她天生就是领袖般的人物,他根本追不上那样的她。

      但是这样的她却喜欢自己,她会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卸下一身防备,只对他露出真实的样子,毫不在意地对他撒娇,寻求他的庇护。在他的身边,她不是那个背负着许多的Blood队长,她只是个爱哭又爱撒娇的小姑娘,她只是他的小姑娘。

      他明明知道的。

      他实在是太傻了。

      “对不起。”

      “偷听就偷听吧,”她皱着一张脸模仿他当时的样子,挤眉弄眼地想要嘲笑他,“还不听完,白白浪费我的感情。”

      “你就不好奇我对Julius说了什么嘛?”

      他之前在意,但他怕得要死,生怕从她口中听到些什么,会让他放弃的话。

      “我不在意了。”他回抱住她,“你刚才说你喜欢我。”

      “那你早干嘛去了!居然舍得一个星期都不跟我讲话,我无聊到要死过去了啦!”她用力推开他,侧着身子往床里面滚了一圈,跪坐在床上整理她抱过来的被子,“从现在开始我也要一个星期不跟你讲话。”

      她自说自话地占据了大半张床,又将两条被子也扯了过去,一条抱着,一条盖在身上,“我困死了,我要睡觉了,你最好不要对我做犯罪的事情。”然后又像想到什么了似的,补充了一句,“这是这个星期我跟你说的最后第二句话,这是最后一句。”

      Gilbert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霸道地占了他的床和被子,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他从壁橱里找了条毛毯,看来今天得在沙发上凑活着过了,这种情况下,让他睡在农田里他也甘之如饴了。

      现在是晚上时间九点钟,正好是Aria的睡眠时间,他将灯关掉,在黑暗来临之时,对着床上的人影轻声说了一句话。

      “我爱你。”


      

      

      



      一边写,一边觉得我好对不起Julius啊,明明是我的大男朋友,正宫,但是第一篇GE2的同人竟然是写给了基尔巴特,我实在对不起你啊队长!让你炮灰了对不起!马上去写一篇你是主角的文给你!

     想嫖的人太多了啊,防卫班的大家,晴臣,晴臣弟弟,SOMA,最想嫖的还是Julius!!!!

     脑容量不够用了呢。

    

       


评论(9)
热度(22)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