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化猫 (明石国行×女审)

    审神者变成猫的梗,大概已经有人用过了吧,总之,撞梗抱歉!


    给明石的祭品,虽然很大可能写了也不会出,哎,心累。


    其实写到后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最近脑洞太多,一会冒出来一个,收都收不住。


    小学生文笔,慎入,看了也轻喷,我方。


    所以明石国行你到底啥时候来啊?!

  







    

    0.

    

    长谷部和清光两人端端正正地坐在审神者的房间内,在他们面前,是清一色六只几乎一模一样的黑猫。


    「你觉得......哪个会是主上?」先是清光开了口。


    其中一只猫用头蹭了蹭他的掌心,咕噜噜地躺倒在他脚边,露出毛茸茸的肚子。


    「哦哦,难道您是主上吗?!」他有些激动地抱起那只猫,用食指摩挲着它的下巴,「就算是变成了猫,也依然爱着我吗?!」


    而一旁的长谷部盯着最外围的一只圆滚滚的黑猫,它似乎丝毫没受到外界的影响,我行我素地只管自己睡觉。


    「不,我觉得这只才该是主上。」


    「不不不我这只才是。」


    长谷部将审神者房间内的六只猫一一扫视了一番,有些无力地扶额。


    该怎么和其他人交代呢。


    1.


    审神者是个猫奴。


    她是个可以一整天坐在电脑前看猫片的深度猫中毒患者。


    前些天短刀们例行去三条大桥捞明石国行的时候,不但把审神者苦等了几个月的懒癌太刀给带了回来,还带回了五只小猫作为伴手礼。


    有着灵敏度LV99的猫类探测雷达的审神者在短刀们还没踏进本丸的大门时就以连爱染也无法媲美的速度冲了出去,据说她看见那五只猫从箱子里探出头来时的痴汉表情在此后好几个夜里让短刀们做了被尾随的噩梦。


    「我不管!我就要养着!谁来劝我都没用!」


    当大和守安定阴沉着脸要求审神者将猫扔掉时,审神者很不要脸的抱着五只猫在地上打滚,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全部都演了个遍,这才逼得安定不得不放弃了把猫扔掉的念头。


    这之后,审神者的工作效率直线下降,那下滑速度比股票还要让人崩溃。身为近侍的长谷部不得不承担起了管理整个本丸的任务,好在现在刀账已经齐了,工作量也不是很大。


    有个勤劳能干的近侍的结果就是审神者更加没有顾虑地和她那五只猫愉快的生活在了一起,连明石国行的欢迎会都没参加。


    「那家伙的脸我看了就生气,为了捞他我花了多少资源给小天使们做刀装!」被近侍提及至少要和明石交流一下的审神者十分不屑地搂着猫在榻榻米上翻了个滚,留给了自家近侍一个坚决的背影。


    「主上再这样下去,废人度会破表的吧?!」


    虽然在刀剑们中流传着这样的话,但关起门来过日子的审神者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了一样,甚至还说出了「好想变成猫啊,让我死在这些肉球下我都愿意啊~」的混蛋话。


    而结果就是在今天早晨长谷部和往常一样推开审神者的房门准备叫醒她时,看见的是散落一地的衣服和六只蹲坐在地上十分无辜地看着他的猫。


    审神者不见了! 这是长谷部的第一反应。


    但是他又一次将那几只猫的个数数了一遍后,心里才冒出来一个十分荒谬的念头。


    审神者,不会是变成猫了吧?!


    同样冒出这个念头的是正好经过审神者门口的加州清光,因为察觉异样而推开了紧闭的房门,看见的正是将六只猫一一抱起来查看的长谷部。    


    不同的是。    


    这家伙是变态吗?!这是清光的第一反应。


    2.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长谷部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和众人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而且似乎主上变成了猫之后听不懂我们说的话了,因为无论我怎么和他们交流都没有得到回应。」


    「嘛,反正不管她变成什么,这个本丸还是可以维持地下去的,不用管她就好了。而且变成猫不正合了她的心意么,就算是死也应该无憾了吧。」与审神者相反,十分讨厌猫的大和守安定满不在乎地吃着饭,在审神者毅然回绝他的要求伤了他的心后,审神者在大和守安定这的好感已经变成负数了,「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吧。」


    「可是主人还是人的时候就生活自理能力为零了,现在放着不管肯定会死掉的吧!」腹黑的小天狗在反驳的同时还不忘补刀。


    「那,那个......我可以照顾那些猫的。」五虎退有些紧张地举起了手。


    「我也可以的!」


    「我也可以!」紧接着好几个粟田口也纷纷举起了手。


    「你们就不要凑热闹了,而且五虎退已经有五只老虎了吧。」一期一振温柔地拒绝了弟弟们的请求,转而看向现在本丸的第一把手长谷部,「不如把他们都交给我。」


    直觉告诉长谷部这货绝对不安好心。


    既然无法弃审神者于不顾,那么就只能连带着六只猫一起照顾了。

    

    于是现在怎么安排那六只猫就成了本丸第一难题。


    当然,大和守安定是绝对不会答应照看哪怕是一根猫的毛的,同寝室的加州清光十分殷切地期望能够分到一只,但是在看到舍友那和(杀)善(人)的眼神之后,无奈地弃了权。


    大太刀组除了萤丸都被长谷部以身材太过高大对猫的性命有威胁为由拒绝了,于是萤丸获得了可能是审神者的一只猫。


    粟田口的短刀们都被家长一期一振禁止了抚养猫,然而他自己也被长谷部以动机不纯给拒绝了。


    除开那些要远征的、要日常轮换出阵的,剩下刀里比较靠谱的烛台切、江雪、 堀川和蜂须贺各自负责一只。


    还剩下一只,原本长谷部是私心想自己养着的,但是由于本丸事物实在繁多,所以不得不放弃。他左思右想,将目光放在了刚来本丸没几天而那几天从没出阵远征过的明石国行上。 


    本着既然你偷懒不想干活那就养只猫的态度,长谷部将余下的最后一只猫带到了明石国行的房间。  


    「虽然有些麻烦,但我还是收下好了。」从被窝里堪堪探出一个头的明石国行盯着乱糟糟的头发说道,「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


    交给他真的好吗?!长谷部在内心咆哮。


    然而眼下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了,他觉得这个明石国行懒归懒,但是至少没有像某把四花太刀一样心怀不轨不是么。


    要不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要不是没有合适的人选,鬼才会把这些有可能是主上的猫交给他们呢!


    「那就拜托你了,请务、必好好照看它。」临走前,长谷部第一百零一次地交代了明石国行。他话里的意思哪怕是连短刀都能听得懂,但是那明石国行也不知是听懂了当没听见,还是压根懒得听,对他的话只是挥了挥手以作反应。


    落单的小猫并没有显示出不安的样子,它像皇帝一样将整个卧室巡视了一番,然后选择了看起来比较舒服的明石国行睡着的榻榻米上,躺了下来。


    「真是只会享受的猫啊。」他因为困倦而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那只蜷缩在他脑袋旁的黑猫,「被窝里更舒服哦,要睡进来吗?」


    他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拍了拍柔软的床垫。


    猫听见声音警惕地抬起了头,碧绿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明石国行,又被他拍着床垫的手吸引了过去,歪了歪头,仿佛是考虑了会儿,接着爬进了被子里面。


    3.


    明石国行是被吵醒的。


    准确的说,吵,只是诱使他醒来的一个因素。


    他在睡梦中依稀感受到有什么在不停地扒拉着他的脸,紧接着又有什么踩过了他的胸膛,然后还有声音不停地叫唤着。


    喵,喵,喵。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黑色的大脸。


    「喵呜——」猫见他醒了,开始用毛茸茸的头蹭他的脸,不停地叫唤着。


    明石这会儿还没有缓过神来,但是下一秒他就被猫的动作给惊地整个人都坐直了起来。


    那只猫居然钻到被子里,趴在他胸口就......就......?!


    「嗷呜——!」他揪着猫的后颈肉,将它从自己胸口拎了起来,对上那双碧油油的无辜的大眼睛,心里的无名火还没烧起来呢,就熄灭了。    


    是饿了吗。他摸了摸猫的肚子,但感觉不出什么。看了看窗外,似乎还早的样子,他本不想起床的,但是总感觉再睡下去会被这猫给烦死,想了想还是带着它去了厨房。


    在去厨房的路上遇到了江雪,他一如既往地在走廊上打坐,面朝着樱花树,一抬头就能看见在庭院里玩耍着的短刀们。不同于以前的是他跪坐着的大腿上趴着一只和明石这只相差无几的黑猫,它很惬意地眯着眼,享受着江雪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喵呜——!」


    「战争结束的那一天,到底会不会到来呢?」


    「喵呜——?」

  

    路过的明石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一刀一猫,虽然他也没有什么抚养小动物的经验,但是撸个猫还能撸的这么伤怀的,恐怕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江雪左文字一人了吧。


    「喵~」伏在他肩头的猫似乎灵敏地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不停地左顾右盼。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铃铛的叮当响声,明石停住脚步,只见前面的房间门被推开,一只乌龟缓缓地爬了出来,它的背上还驮着......一只猫?!


    什么鬼。


    明石愣愣地看着那只坐在乌龟上的猫,只见它脖子上用金色缎带串了一个小金铃铛,乌龟每走一步,那个小铃铛都会发出清脆的声音。


    「加油龟吉!就这样争取走到厨房去吧!」紧接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是浦岛虎彻,还有跟在他身后的蜂须贺虎彻。


    「哼,这就是虎彻真品的觉悟啊!」察觉到明石的视线,蜂须贺的眼神中带着骄傲,「和你那种半吊子不同,就算是最普通的猫,我也会用最上等的方法去抚养它的,更何况那还有可能是主上!」


    根本不想和他对话啊。


    「喵呜!」猫从他肩上一跃而下,一路小跑到了蜂须贺面前,用那双碧绿的眼睛期待着看着虎彻家的二哥。


    「看吧,它也说不错呢!」蜂须贺骄傲地背后都开始飘花了。

 

    「你也想要缎带吗?」浦岛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金色缎带,用十分娴熟的手法在它脖子里打了个蝴蝶结,看来昨天已经在他二哥的那只猫身上练习过很多次了。


    「喵~」脖子里系上缎带的猫十分激动地跑回了明石面前,像炫耀似的不停地叫唤。


    连槽都懒得吐了,明石直接捞起猫迈步向厨房走去,他觉得再和这些人呆在一块,连他也会变傻的。


    好在之后的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厨房里只有烛台切一个人在,距离午饭的时间还早,所以他只是简单地准备了些材料,并不是很忙碌。


    明石注意到他的手臂上有好几道爪痕,心想还好自己这只没有很强的攻击性。


    烛台切回过头看到了他和他手里拎着的猫,心领神会地递给了他一个装满了奶的碟子。


    「听主上说幼猫不能喝牛奶,所以我泡了奶粉。」烛台切又将一包猫粮递给他,「因为不知道这些猫到底几个月大能不能吃猫粮,所以先准备着,等会你放点在奶里泡着,看它吃不吃。」


    不愧是烛台切,准备的这么细致清楚,一瞬间明石懒癌发作恨不得把自己这只猫交给他。但是看他手臂上的爪痕......暗自想大概一只猫就已经够他受的了吧。


    可能是注意到了明石的视线,烛台切将袖子往下挽了挽,脸色变了变,似乎在想该如何组织语言。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事先提醒你一下,最好......不要给它洗澡。」


    明石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看他的眼神里也瞬间带了点鄙夷。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烛台切急着解释,「昨天它喝奶的时候踩翻了碟子,浑身都黏糊糊的,我没有办法才......喂,你别走啊,千万别和长谷部说啊!」


    这群人没救了。


 

    4.


    在庭院里把猫粮泡在了奶粉里,明石在一边看猫吃的开心,显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于是干脆往边上一坐,发起了呆来。


    说起来他跟审神者也就见过一面,就是在他被短刀们带回来的那天,一路上听短刀们说主上见到了他一定会很开心的,结果到了本丸门口才知道短刀们口中的那个他,是猫而不是明石国行。


    并没有十分失落,他在回去的路上听短刀说了审神者上任第一天就锻出了萤丸,并且在第一时间将他升到了满级,如今已经是本丸万年闲散人员中的一名老油条了。


    能见到萤丸他还是十分开心的。


    但他对这个本丸的第一印象还是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冲到本丸门口的审神者,以及她看见从箱子中探出头的几只幼猫时,脸上那精彩无比的表情。


    这之后他就没有见过审神者了,所以他对审神者的印象也只停留在「肉球痴汉」的层面上,如果真要说他这只猫可能是他的主上大人,他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他看了看吃的正欢的幼猫,忍不住叹了口气。


    刚来就遇上这种麻烦事,实在非他所愿。


    「那...那个......」感觉到衣角被人扯了扯,他回头看见五虎退有些犹豫地站在他旁边,脸上带着期盼的神情,「小猫,我......可以摸摸吗?」


    「哦,你随意啊。」


    正太十分开心地蹲了下来,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它的头,动作轻柔地像在对待什么易碎品般。


    「哟,国行,五虎退!」远处传来他熟悉无比的声音,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国俊那小子,「啊,还有可能是主上的猫!」


    可能是被突然冲出来的爱染国俊吓了一跳,猫一脚踩在了碟子上,剩下的奶粉泼了一地,溅到它四条腿上都是。


    「咿呀,我不是故意的!」爱染有些紧张地挠了挠头,看了看因他而起的一地狼藉,小心地推了推自家大家长,「现在该怎么办?」


    「喵呜~~~~~~~~」幼猫不停地甩着爪子,然而这除了让身上尚且干净的地方被溅到外一点用都没有,意识到这点的它转过了头,瞪着一双水汪汪地眼睛看向明石国行。


    他不禁回忆起烛台切对他的告诫。


    最麻烦的情况呢。


    5.


    但是明石还是给幼猫洗了澡。


    拒绝了爱染要来帮忙的请求,这小子除了玩其他事情根本用不着指望他,也拒绝了五虎退要帮忙的请求,因为这小子说要让一期过来一块帮忙。


    啊,好麻烦。


    他一边把水浇到猫的身上一边想着。


    好在这只猫不像烛台切那只一样充满攻击欲望,似乎还对水十分的喜欢,安安静静地站着让他清洗着,偶尔转过头舔一舔湿漉漉的毛发。


    他现在坐在审神者专用的浴室里,面前的现代化浴缸上摆放着各色洗护用品,他也懒得看文字说明了,直接拿了一瓶看着比较顺眼的,倒了点在手上,给猫搓了起来。


    是柠檬味的香波,清新的味道十分好闻。


    但是猫的鼻子和人不一样,敏感的嗅觉让它紧张起来,不停地打喷嚏。


    「马上就能洗掉了,你再忍忍吧。」虽然说了它也听不懂。


    啊,真是麻烦。


    用水清洗掉搓揉出的泡沫后,他伸手扯了挂在旁边的浴巾将它裹起来。浴巾上的团还是猫爪子,这个审神者是有多爱猫啊。


    总之,姑且洗好了。


    啊,好累,回房间睡觉吧。


    抱着裹着毛巾的一坨离开了浴室,没走几步就听见了几个声音在争吵。


    「明明是叫岁三更好吧?!」


    「总司听起来酷多了!」


    「兼桑、清光不要吵架。」


    「白痴吗你们?」


    明石根本连搭理的兴趣都没有了,目不斜视地经过了新选组刀的卧室,为了一个名字都能吵起来,真是有够无聊的。


    需要的时候,叫喂不就行了吗,取名字什么的,多麻烦。


    「喵呜~」裹在毛巾里的猫弱弱地叫了一声,声音比之前嘶哑了许多,总不会是因为洗了澡而感冒了吧,猫会感冒吗?明石有些疑惑的想。


    「国行!」


    是萤丸的声音,他驻足,撇过头看见自家孩子如同小天使般向他跑来,身后跟着一只猫,十分激动地跟着他跑来跑去。


    这......是猫吧,怎么就半天不见物种都感觉变了呢?!


    「啊,坐下乖乖等我。」萤丸朝他的猫挥了挥手,那猫十分自觉地蹲坐在草地上,带着一脸希冀盯着他,等待着他的进一步指示。


    这绝壁是物种变了啊。


    「国行要去做什么呢,等会一期要给短刀们讲故事,你要一起来吗?」


    萤丸,讲故事,我也是可以的。


    啊,但是总感觉,好麻烦。


    「我就不去了,没什么干劲,想回去休息。」把要从怀里滑下去的毛巾团往上提了提,「这猫可能着凉了,我得带回去把它擦擦干。」


    「啊,那你一定要小心哦,毕竟可能会是主上呢!」萤丸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怀里的幼猫。


    你也知道有可能会是审神者啊,那你身后那只要怎么解释啊。


    「我先回去了,你要是高兴,等会可以来我房间。讲故事什么的有些麻烦,陪你一起睡觉我还是能做得到的。」


    根本不需要好吗。萤丸在心里暗暗地想。


    6.


    回到了房间。


    明石先用浴巾把猫从头到尾擦了一遍,见它干的差不多了,便把它往床褥里一扔,自己也解衣准备睡觉。


    「喵~」幼猫从床褥里挣扎着探出了头,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很不安定地样子。


    「你喵再多我也听不懂啊,睡吧睡吧,睡了就好了,一早起来我都累死了。」


    不打算管它,明石将它往被子里一拽,又在被子外面拍了拍,好将它严严实实地裹在里面。隔着层被子,幼猫的叫声减弱了许多,明石安心地躺了下来。


    好在它喊了几声见没人搭理后便安静了下来,明石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他睡得并不是十分舒坦。


    他梦见了许多以前的事情,梦见那些他无法改变的过去,悔恨和不甘充斥了内心。但紧接着,晦涩不安的梦境开始变得明亮了起来,甚至。。。这满天的樱花是什么鬼?彩虹又是怎么出现的?还有那些不时出现在他面前的猫又是从哪里来的?他在梦境中不停地下坠,好多画面一幕幕地从他眼前划过,像走马灯一般,先前还是和国俊和萤丸的回忆,但紧接着全部都变了样,开始出现了各种奇怪的、和猫有关的镜头,简直就像是在看什么猫咪有趣合辑一般,这种强烈地即视感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肉球......」他耳边响起了不怎么熟悉的声音,紧接着那些黑暗片段像被什么驱散了一般,仿佛有早日的晨光射进了他的梦中,照亮了整个世界。


    「肉球......」又是一声,但是真实感比之前强烈了许多,他有些疑惑地,微微睁开了眼。


    「呼——」胸口被人吹了口气一般,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却碰上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软软的毛发划过他指尖的触感真实可辨,他不由得去思考这只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紧接着手便触到了一片光滑细腻的触感。他像是被烫伤了般缩回了手,眼睛不由得睁大,将尚且残留在梦境中的一思理智扯了回来。


    这是什么?!


    他猛地低下头,看着床褥和枕头上上散落着的樱色长发,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嘣的断掉了。


    根本不用掀开被子去确认,他现在已经感受到了有个人正缩在他的怀里......肌肤相贴的触感提醒着他里面那人正赤身裸体,而且还抱着他。    


    六分之一的概率,怎么就被他撞上了呢?!


    若是从前,他肯定毫不在意地翻个身继续睡。但是这种情况,现在这种情况......这种情况......他会被刀解吗?不不不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说不定在这之前他还会被一群刀给这样那样,进行惨无人道的虐待。


    该怎么办?


    就这样离开吗?不,他的腰被抱着,而且这个力度感觉挣脱开的话那审神者也该醒了,到时候只怕事情会更加复杂。


    该怎么办?


    这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因为躺在地上的关系,他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孩子那天真的声音。


    「我觉得国行的那只猫精神有点不好呢,烛台切你最好一起去看一下。」


    「我之前不小心吓到了它,它把奶弄翻了,溅了一身,后来国行就带它去洗澡了,我说要帮忙,他还不答应。」非常好啊,国俊,你还学会了卖家长。


    「呜......小猫,主人,会死吗?」五虎退你就不要添乱了,你的主人抱着我睡得正舒服呢!


    「......看来把猫交给明石国行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吗。」


    明石国行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感受到了死神的降临,他早就听说长谷部是立派的主命党,若是眼下这个情况被他发现了......


    「唔......好闷。」最令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被窝里的那位,似乎快醒过来了。    


    才来到本丸不久的明石国行开始思考起了一个他以前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现在暗堕......还来得及吗?







    终于赶完啦!质量不敢保证。

    总之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人。虽然这篇是写明石的,但我们也可以脑洞其他的猫是审神者的可能性对不对~换个方向就变成了其他CP的感觉呢!多自由~(够。

    总之扯了这么多,我只想说四个字,明石快来!!!

    


        


    


        


    


    


          

        


    

    

    

    

    


    

    

    


    


    


    


    


    

    


评论(13)
热度(89)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