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相马×自设女主(讨鬼极同人) (7) (完结)

    7.


    相马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像个愣头小子一样坠入爱河。


    呃,这种说法有些太息吹化了。


    换一种说法,相马觉得他大概是爱上时音了。


    那种感觉和他面对木棉时不同,对木棉,他大多是感激,但是一面对时音,他就好像不是自己了,会不由自主地去逗逗她,想要开她的玩笑,想看她露出各种困扰和抓狂的表情,这种幼稚的想法简直就像个小男生,但是他乐此不疲。


    他算是想通了,喜欢就喜欢吧,反正泡沫之里也没有人能和他争,横在他和时音之间的,大概就只有时音自己的心结了。那丫头表面上不说,但是这些天她的表现说明了她实际上对相马和木棉的事情是非常在意的。只要把这个搞定了,她应该也能对自己敞开心扉了吧。


    相马心里的小算盘拨的噼啪响。


    但是他算漏了一个人。


    第二天相马看到和时音一起出任务的速鸟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是对时音说了要依靠同伴啊,但是天地良心,他暗戳戳里指的是自己不是速鸟啊!!就是不是自己,时音也可以选择那木樱花幻空初穗和历啊,她怎么就选了速鸟呢!


    相马不禁回想起泡沫民报上对村里女性武士的采访专栏,他那次被美柚剧透后就在意的不行,特地去找了报纸看。报纸上是这样写的:曾经两次拯救了泡沫之里的武士时音大人被问及心目中的理想型时,十分大方地回答了是像武士速鸟大人那样的冷静内敛型的,并且她还十分大胆的告诉记者,觉得速鸟大人很有安全感。如此热情的武士时音,到底最终能否和速鸟大人擦出什么爱情的火花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待个鬼啊!


    速鸟那样冷静内敛的???他明明一看到天狐两只眼睛就能瞬间发出百万伏特的光芒,简直痴汉得只能和天狐过一辈子了啊,哪里冷静内敛了?哪里能给人安全感了??


    相马恨不得冲过去疯狂摇晃时音的肩膀让她清醒一点,看清楚你旁边那个男人只是看中了你的狐狸啊!!


    但是他并不能。


    时音和速鸟脚程很快,就在相马还站在原地在脑内剧场演出杀死速鸟的一千种方法时,他们已经穿过了出击门前往各个领域内消灭鬼了。


    一时之间除了等在总部,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蹲到时音。


    「相马大人,您在这里转了好久了,是要出击吗?」也许是被他不停地走来走去所影响到了,木棉实在忍不下去了。


    「哦,抱歉,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好了。」


    「等?相马大人是要等谁呢?」


    「时音。」


    相马突然有个想法,现在时音明显还是有些躲着他的,既然这样,干脆就让大家都知道他的心意好了,这样时音想逃也逃不掉,就只有正视他一个办法了。


    「哎,时音大人刚出去任务,估计还要有一会儿才能回来的样子,您就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其实啊,时音她最近一直在躲着我。」相马故作出一副失望的样子。


    「怎么会?时音大人应该是比较忙,她怎么会躲着相马大人呢?」果然是天真的木棉,一下子就被骗到了。


    「前几天我和她表白了,但是她似乎太害羞了,所以一直不肯见我。」


    木棉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她结结巴巴地似乎不太敢相信的样子,自我调解呼吸了半天,才激动地大喊了一句「相马大人真的和时音表白了?!」


    相马从来没有听见过木棉用这么大分贝的声音讲话,连总部另一头的秋水也被震惊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相马和木棉。


    「呃,但是她不肯接受啊。」


    「时音大人本来就是特别别扭的人,您放心吧,我会帮您好好劝劝她的!」木棉此刻八卦之魂上身,激动得就差没冲出出击门去把时音给找回来了。


    相马疑惑着木棉怎么能这么激动,看那样子仿佛恨不得立马把时音给打包好送给他似的。


    但是这也正合他意,只要大家能知道这件事,他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然而相马万万没想到的是木棉简直犹如美柚麻美上身一样,瞬间就把这件事在泡沫之里传开了,速度之快让麻美恨不得把她也招进报社去。


    所以相马也没有料到当天晚上他的房间门直接被时音踹飞了。


    那时他正从禊场沐浴完回房准备睡觉,刚碰到床呢,房间大门就飞了,站在门口的是黑着脸的时音,那脸色吓得他一个激灵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我可以解释的!」他还没站起来,时音就瞬间冲到他面前,一拳狠狠地擦过他的脸打在了床沿上,相马虽然看不见,但他相信刚才那一拳肯定直接把他的床打出了个深坑。


    「解释什么啊?恩?」时音此刻不怒反笑,诡异的让相马不禁汗毛直立。


    「现在整个泡沫之里都知道你跟我有一腿了,你还能解释个什么?告诉他们那其实是假的你对木棉忠心不二?」


    「我不喜欢木棉。」


    「......」


    房间里安静的相马都能听见时音的指关节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了,他也没有出声,定定地看向时音。


    「你和木棉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但是你是闲的没事做吗说那种话?」


    「我说的都是真话,我是对你表白了啊,你也确实在躲着我啊。」


    时音似乎在努力地平复情绪,她反复吐息,像在压抑着自己不要把相马暴打一顿一样。


    「我真的是认真的,我说过了,以后我会保护你的,你要多依靠我,不要去找什么速鸟了,我好歹也是个英雄,总不会比不过他吧。」


    「关速鸟什么事啊?!」


    「你不是说他是理想型么。」


    「我为了应付美柚随便说的!而且之后我也和速鸟解释过了,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满嘴胡话去陷害自己的同伴?!」


    相马想起来她确实跟自己说过应付美柚只要随便说点什么就好了,那么说之后的事情也是自己多心了?但今天跟速鸟一起出任务又是怎么回事啊当他瞎看不见吗?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但是我只想保持现状,我只想安静地守护这个村子,守护村子里的大家,你迟早也是要回灵山的,我希望你......放过我吧,别再玩了。」时音收回了拳头,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


    回灵山?她是在怕这个?所以她才会那么拼命,只是为了在自己离开以后好好地守护这个村子,守护......木棉?


    「你蠢吗?」


    时音不敢置信地抬眼,看着相马那一脸鄙视的表情,忍不住给了他一个头槌,幸亏相马把百鬼队的鬼角摘了下来,不然就算是那木也没有办法拯救她的额头了。但正是因为没有带鬼角,所以她撞得毫不费力,几乎使出了全身力量,撞得相马只觉得眼前一片白。


    「啊疼......费不着每次都打我这么狠吧,你有那么恨我吗?」相马揉着发红的额头,「我也没有说一定要离开泡沫之里吧,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吗。」


    「而且你不是说整个村子都知道我明恋你了么,要是我一走了之,谁来对你负责啊?」


    「谁要你负责了?!」


    「这个村子里没有男人靠谱的,你不选我选谁啊?英雄配英雄,我们是天生一对。」


    「去你的天生一对!」


    「我很认真的,你听我说。我对木棉是感激,但是对你不一样,我说过了要保护你那我一定会做到,英雄从来都是信守承诺的。」


    时音一巴掌拍在了他胸口,然后借着这力站了起来,似乎没有想要再听下去的意思。


    「你走什么,我还没说完呢。」相马连忙伸手抓住她,「你要是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明天我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去跟所有人说你对我始乱终弃,但是我死心塌地,没有办法,只能待在这个村子里等你回心转意。」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时音转过头来,脸烧得通红,她的手使劲挣脱,但挣脱不开。


    「你半夜冲到我房间来,别人会怎么想,恩?」相马满足地看着时音挣扎的力度越发减弱,到最后完全放弃了要挣脱的念头,仍由自己紧紧抓着她。


    「你就不肯承认你也喜欢我吗?」


    「......」


    「那也没关系,我可以等。」反正他也不急。


    「你放开我。」时音终于摆脱了炸毛的状态,冷静下来。


    相马考虑了会儿,觉得她大概是要准备接受自己了,就算不接受,也应该不会像之前那样攻击他,于是他松开了抓着她的手。


    「你个王八蛋见鬼去吧!」不知道她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烟雾弹,然后在烟雾弥漫相马被呛得睁不开眼时拔腿就跑。


    要搞定她,估计还得花不少力气。


    相马盘腿坐在地上,挥手驱赶烟雾,一边想着。


    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


评论(5)
热度(5)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