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相马×自设女主(讨鬼极同人) (1-2)

        呀,好久没开新坑了,都不太会写文了(说的你好像之前很会写一样。)

        因为刀剑已经是半脱坑的样子了,也没什么创作热情。所以这几个月一直处于愉快的废柴状态,在这里真是要和之前看文的小伙伴们道个歉,对不起,我坑品太差了。

        讨鬼的同人很早之前就想写了,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是大二的时候,当时就被速鸟小天使给萌的不要不要的,后来出了极,我在psp上过了一边剧情后被那AV画质般的画面给摧残的不太好,所以入了PSV把极再打了一边。相马赛高!最爱相马!相马我要和你结婚!

        这篇文是自设女主,全文就是玛丽苏苏苏苏苏苏女主,勿入请小心了。无脑嫖相马的文,需要什么逻辑,需要什么文笔,嫖就行了!

        哦,暂时还没写完,但是我保证这个礼拜会写完的!真的!(我也想好好地嫖相马啊!

        以上,接受了的,请往下看吧。

        真的无脑玛丽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哦,不要怪我没提醒。

       







    1.    


    「相马大人对泡沫之里的姑娘们怎么看呜喵?」

 

      刚从浴场出来的相马冷不防被在门口蹲点的记者美柚给堵住了去路,并且后者还抛给了他一个听着就十分棘手的问题。


    「为了好好地了解泡沫之里的武士们,这是十分必要的问题哦~相马大人不会不配合我吧?」


      拿到了特派员记者证的美柚和美麻更加肆无忌惮地在泡沫之里各处蹲点采访,由于现下局势比较稳定,所以采访的内容也慢慢的由讨伐鬼转向武士们的个人隐私上去了,更要命的是泡沫民报上最受欢迎的版面也正是这些隐私内容,所以基本上相马一周能遇到好几次这种情况。


      不过之前那些问题也就是些兴趣爱好之类的,怎么这一下子突然来了一个这么劲爆的问题?


    「虽然相马大人老是把守护看板娘木棉小姐放在嘴边,但是作为和队长大人独处到深夜,和凜音大人掷骰子输到只剩一件装备的人生阅历丰富的相马大人,心里一定有偷偷地比较过各个人吧?」


      这槽多的相马都不知道该如何吐了。


      什么叫和队长大人独处到深夜啊,他和时音只是喝了会儿酒聊了会儿天啊,和凜音掷骰子输到只剩一件装备又是怎么知道的啊!!他明明有叫参与此事的富狱保守秘密的啊!!还有他哪里人!生!阅历丰富了!


    「相马大人?」美柚十分有兴致地拿出了一个小本子,「为了避免相马大人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美柚可以给你其他武士大人们的看法作为参考哦。」


      等等,除了他,还有其他人被采访了这个问题?


      相马已经能够想象息吹被采访时的样子了。


    「找到了,樱花大人说像息吹大人这样的男人是最靠不住的,木棉小姐说她喜欢像首领那样可靠的男人,队长大人说她的理想型是速鸟大人,这些都是十分坦率和配合美柚采访的可爱的姑娘们呢!」


      都说女生会把父亲当做理想型呢,木棉小姐的这点也是十分可爱啊。


      等等,时音喜欢速鸟那样的是什么意思?!


      居然会有人喜欢速鸟那种只对天狐上心的男人?!


    「美柚!和......相马?在浴场门口做什么呢?」


      在听到声音的同时,相马条件反射般地抬起了头,看着刚出完任务回来的时音抱着换洗的衣物走向他们。还没等他开口,美柚已经先他一步回答了。


    「队长大人!美柚正在采访相马大人对您的看法!」


      时音的脚步顿了一顿,紧接着走过来拍了拍相马的肩膀以示安慰。


    「被美柚追上的你是逃不掉的,随便回答点什么就好了。」相马听见她在他耳边低声的说了这么一句,不知怎的他突然觉得“随便”这两字听起来实在是太悦耳了。


    「我先进去啦,在古之领域里滚了一圈有点累了。」


      相马还在考虑该怎么“随便回答点什么”以应付美柚的采访,记者小姐却一反常态地提前结束了这场对话,说着「看来相马大人得好好考虑这个问题,那么我过几天再来采访相马大人吧。」一边十分潇洒地走了。


      相马觉得似乎莫名其妙地被人戏耍了一顿。

    

  

      2.


      相马从来没有考虑过什么对谁谁有什么看法的问题,武士之间就是同伴的相处之道,毕竟是要把后背相互托付的对象,哪来的“看法”?都是百分百的信任罢了。


      之所以对木棉小姐那么关心,是因为七年前如果没有她的坚持守候,恐怕自己早就和第三小队的同伴们一起踏过三途河了。也许是被泡沫之里的氛围所感染,相马觉得他渐渐地融入这个村子里了,就像是自己的家乡一般自在。


      说是守护木棉,其实也就是守护罢了,毕竟对方还是个十六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而自己也算是可以和她父亲称兄道弟的大叔级人物了。他怎么配得上那么单纯美好的木棉呢。


      但是那美柚看起来似乎是不肯放过自己的样子,为了避免到时候逃不掉她的采访,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把那些问题搪塞过去好了。


      对泡沫之里的姑娘们怎么看?


      由于何地彼方被打败了,现下鬼的异样增值速度也得到了控制,所以武士们也不用每天为了任务从早到晚地奔波了。然而相马早就养成了作息,不到深夜是睡不着的,既然没事,就好好考虑考虑这个问题好了。


      先从樱花开始吧,几年前在灵山就接触过,如第一印象一般 严肃正直的人,战斗能力十分不错,如果要选下届首领的话,大和肯定会第一个考虑她。


      橘花,身为巫女不说,总感觉随意靠近她的话会被樱花暴打一顿啊。


      那木,好几次在讨伐大型鬼的时候多亏了她的协助才没有一身伤的回村里,性格不错,箭术精良,是个可以放心托付后背的人。


      历和初穗,还是小孩子吧,还需要锻炼,但是已经可以开始独当一面了。


      千岁和幻空,身份特殊,虽然多亏了她们才打败了何地彼方,但相马并不太想和她们深交。


      凜音,好强的北方女狼,赌运好到让人怀疑是不是偷偷作了弊,明明年纪比自己小还老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略有不爽啊。


      至于队长时音,相马还没有好好想过她的事。


      认识她之前,有传闻说那位阻止了大祸时的武士能够徒手将鬼的手臂扯断,用下颚能将鬼的角咬碎,所以一直以为是一个力大无比的壮汉,所以第一次见面还真是吓了一跳。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站在大和旁边的女性武士居然会是那个传说中的人物,总觉得她是个深不可测的人。


     在神木那遇到她的时候还以为是特地来打招呼的,结果被毫不留情地回了一句「怎么可能」,实在是直话直说却又伤人心的家伙,但是意外的好相处。也多亏了她一直在照顾神木,那些死掉的笨蛋们也被好好地祭祀着了呢。


      后来的实战中才见识到了她真正的样子,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明明只要拿着火铳在远处精准地打击鬼的弱点就好了,这样就算鬼被她吸引过去了也还有时间能够躲开,但她总是为了争那么一点输出的时间而硬抗鬼的伤害。多亏了那木她才能没有缺胳膊少腿吧,真是辛苦你了啊,那木。


      也有好好和她说过让她不要那么不把自己当回事,可结果却变成了和她争谁的功劳大,谁击败的鬼多。好胜心强这一点和小孩子一样。


      听说她和历两人掉下悬崖的事的时候,相马是吓了一跳的,脑海中不可控制地回想起了那些在大祸时死去的同伴们,但看到泡沫之里的武士们这么坚信她没有事,相马也稍微明白了她在武士们心中的地位。


      为了救那木而差点被鬼击中心脏,为了救历和她一起摔下了悬崖。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位“不要命”的队长能这么豁得出去了吧。


      所以她才会和自己一起去迎接左近,所以她才会鼓励自己去回报木棉,去守卫泡沫之里。所以后来在因果的连系崩坏的时候,她又一次地拯救了所有人。


      身为武士,身为男人,被一个个子还没够到他肩膀的姑娘救了,说起来还真是有点丢人啊。


      作为武士,她是绝对的可靠,可信任,完全可以托付性命。


      但是作为女性呢?


      在洞窟里相马看过她睡觉的样子,蜷曲着身体,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她是东方大地唯一的幸存者,至于她是如何存活下来,如何跋涉到中津国的,相马是想都不敢想,更何况那时候,她还是个孩子吧。


      不过话说回来,她现在好像也还是个小姑娘啊。


      相马蹭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回忆和时音相处的那些细枝末节,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她年龄的信息。然而越是不知道就越是在意,她到底几岁来着?!!


      然而现在还有一个让他更在意的事情。    


      她到底是怎么才会觉得速鸟那种会是她的理想型的啊?!









        对不起,磨了半天就这么几个字。相马的无脑嫖文想了好几种,但是都写不下去。这个写的算是比较顺手的,然而大半个篇幅都是在写相马对自家女儿的看法。。。这还真是。对不起呢。

        因为脑洞太大(划掉),所以自家女儿在讨鬼极的世界里是一个性格丰满的人,(毕竟是两次拯救了世界的人!),所以一不小心写了一大堆废话。

        这篇文结束以后,我大概会去嫖GE2的基尔巴特吧。大概。



评论
热度(7)
  1. izino阿一 转载了此文字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