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审神者的母亲去了本丸

食用须知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 大概是乙女向,all审向,反正是全员崩坏向


  • 只是想着要是我娘看到了这些刀男人会有什么看法,而有了这个脑洞


  • 自设女婶婶,但是这篇里没有把她的性格写清楚,如果有时间再补上人设吧。


  • 自娱自乐,请勿较真


  • 文笔全喂给了作业


  • 流水账,没有剧情


  • 请自行避雷















    1.她有个不错的家庭。父亲是组织头目,有许多得力可靠的部下,她在众人呵护下长大,嫁给了父亲可以托付性命的部下、组织里的干部,两人婚姻美满,有了一个美丽的女儿。要说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现年二十五岁的女儿至今没有一点想要成家的意思。没有把女儿教的温和有礼着实是她的遗憾,她想要女儿成为普通人而不是如今组织里的大姐头。


    2.说起自己的女儿,明明继承了双亲姣好的外表,有着显著的女性特征,可是却没有半点身为女性的自觉,平时大大咧咧不说,和组里的青年们打成一片,甚至还成为了好哥们儿。她私下里对组里的青年们旁敲侧击地问过,大家大多只对她女儿怀有尊敬和崇拜的感情,男女方面愣是没开出什么花来。


    3.好在政府的一封来信挽救了这个局面,信上说要征召她的女儿成为审神者,召唤出现下共计四十五把刀剑的付丧神,与溯回军对抗。具体的她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她的女儿要和四十五个付丧神共事,而且这四十五个付丧神,清一色都是男性。


    4.事情似乎在朝好的地方发展,女儿渐渐把心思放在了做审神者上,外出的时间越来越长,两三个月不回家都是常事。她隐隐地生出了些期待来,在现世找不到对象的女儿能否和付丧神们开花结果,她决定亲自去女儿那里看看情况。


    5.为她开门的是一个叫堀川国广的人,他长得极为和善,一看就是个特别会照顾人的角色。果然,过不了多久他就去帮一个叫什么兼桑的男人梳头穿衣服了。说说那个兼桑,睡到正午才起来,这么懒散的一个人,有哪个小姑娘会喜欢吗。


    6.庭院里有几个人围坐着喝茶,为首的蓝发青年招呼她一起。「到我身边来——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您可是主上的母亲大人呢,哈哈哈哈。」青年长得极为秀丽,眼中能看到黄色的弯月,这大约就是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吧,她对刀剑了解不多,但是这些浅显的知识还是知道的。


    7.为她泡茶的是莺丸,他的手艺让她自愧不如。她一边喝着茶一边同身边的石切丸聊着女儿的事情,这闲适的场景怎么那么像她和邻居大妈聊家常呢?


    8.告别了三日月宗近、莺丸和石切丸,她来到了后院,出乎她意料的是,这里居然还有农田。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的孩子和一个穿着蓝色和服的孩子正在清扫落叶,农田里一个头发卷卷的青年和一个头发一半黄一般黑的青年正在挖番薯,他们四个干着活就打起来了,一边把番薯扔来扔去,一边把扫帚当剑打人。


    9.后来才知道他们分别是冲田的两把刀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以及近藤勇的刀长曾弥虎彻和坂本龙马的刀陆奥守吉行,她这才理解了他们为什么会打起来。她多看了两眼长曾弥虎彻,这个身材,棒。


    10.她听见了马叫声,长曾弥虎彻告诉她后院另一边是马棚,并且带她过去参观了一下。她在心底里暗暗地为他加了十分。


    11.有一个绿色头发的青年和一个黑色头发的青年在马棚里。绿色头发的青年向她自我介绍说他叫笑面青江,可是他离得也太近了吧?


    12.长曾弥虎彻把笑面青江及时地拉开了,她在心底里又为他加了十分。


    13.她刚才差点将黑色头发的青年错认为是女生。她刚想说要是女儿能像他那么乖巧就好了,但是看到他在收集马粪的时候,话停在了嘴边。


    14.有一个白头发的俊美青年路过,十分有礼貌地和她打了招呼,他说自己叫小狐丸。冲他这礼数周全谦逊有礼的样子,她一下子给他加了二十分。


    15.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她始终觉得小狐丸跟他们家的雪球有些相似。


    16.雪球是女儿养的萨摩耶。


    17.她被小狐丸邀请到了内室,小狐丸向她介绍了同屋的一期一振和江雪左文字。几乎是在见到一期一振的同时她就想把他认作自己的女婿了。


    18.收拾好心情后她观察了下江雪左文字,只见他低垂眼帘数着佛珠,态度虔诚地让她几欲让他为自己刚买的玉坠开个光。


    19.房间外面吵吵闹闹的,一期一振出去说了些什么才安静了下来。他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几个人。


    20.白白的青年叫鹤丸国永,黑黑的青年叫大俱利伽罗,黄黄的青年叫狮子王。她惋惜地看着黑黑的青年,长那么帅,可惜是个哑巴。


    21.因为这几个人的加入,房间好像变得小了许多,青年们将她围在中间,问她女儿小时候的事情。她把随身携带的女儿百日照递给他们,他们一个个看过后都变得脸红不说话了。


    22.她问一期一振是不是太刀就这么几个人。一期一振说同田贯正国和山伏国广在做手合内番,烛台切光忠正在准备晚饭,还有一个叫明石国行的不知道去哪偷懒了。


    23.话刚说完一个懒散的声音就从房间里的角落传来。她顺着声音看过去,角落那儿被褥里一只白白的手伸出来摇了摇算和她打了招呼。一期一振告诉她那就是明石国行,天性懒散,叫她不要介意。她会意地点了点头,在心里想道这大约就是现世里所说的neet吧,她又想到女儿绝对不能和这种人在一起啊。


    24.聊了一会儿,说是烛台切光忠做好了晚饭叫大家过去。到了饭厅她才见到了烛台切,挺帅气的一个人,笑着问她味增汤里要不要放葱,因为审神者不吃葱。多么贴心的小伙子啊,还会做饭,虽然带着眼罩,但她也给他加了二十分。


    25.吃饭时间来了好多人,打刀和胁差们几乎都来了,她勉强地一个个认过去,除了刚才已经见过的,那个总是披着床单的青年特别显眼,见她在看他,他还特地把床单往下拉了拉,哎哟哟,这个孩子真害羞。


    26.过了一会儿大太刀们也来了,先进来的是太郎太刀。她先是惊讶于他的身高,但同时又想到女儿长得也并不矮,也许身材高大的男人能够压一压她。第二个进来的是次郎太刀,据说是太郎太刀的弟弟,她瞄了一眼他头上的花饰,确定没把弟弟两字听错后,又多看了他几眼。恩,虽然装扮奇怪,但也是个帅气逼人的青年嘛。跟在最后的是萤丸,虽然早就做好了抬头看人的打算,但萤丸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下方,这种落差感并没有让她感到遗憾,反而是萤丸的小孩子面孔更叫她生出了一分喜爱来。


    27.可惜自己没有孙子。


    28.一大桌子的人吃着闹着,只听庭院里又闹了起来。原来是女儿带着第一部队出阵回来了,身材高挑的她站在最前面,身后跟着几个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小孩子,像极了春游回来的幼儿园。


    29.她惊讶地问身边的烛台切怎么让小孩子去出阵呢,对方尴尬地笑了笑说是刀种限制。


    30.女儿见了她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坐在她的身旁。这下子除开去远征的刀剑们,人总算是齐了。次郎太刀提议喝酒,女儿很高兴地答应了,完全没看她想要制止的眼神。看着盘腿坐着的女儿豪气冲天地和次郎太刀一碗一碗地拼酒,旁边还有鹤丸和狮子王在起哄,她无奈地低下了头。


    31.因为没有多余的房间,她和女儿睡在一起。她本来决定和女儿好好地谈一谈,但是她在晚饭时喝的烂醉,还是靠烛台切扶回去的。顺便说这烛台切真是个好男人啊,照顾前后的,连她都要动心了。


    32.睡在床褥上翻来翻去睡不着,后面屋子里还是吵吵闹闹地,于是她决定出去散散步。


    33.路上遇到了那个披着床单的孩子,金发碧眼地挺帅气一孩子,那么害羞做什么。她把心里话说了出来,结果那孩子更害羞地说了句「不要说我好看」逃走了。这真是,有些难办呢。


    34.她见到了手合完的同田贯正国和山伏国广。山伏国广很热情地和她打了招呼,虽然她不明白那个「咔咔咔」是什么意思。同田贯正国穿的一身朴素,但眼神颇带杀气,用她父亲的话来说,真是不错的眼神呢。


    35.除了远征部队没见过的人之外,她坐在走廊上把那些付丧神一一地在心里面过了一边。她最喜欢一期一振和烛台切光忠,特别是在听说了那些出阵的孩子们都是一期一振的弟弟后,她更给他加了个二十分——注重家庭的好男人啊。小狐丸也不错,但是太俊美了,不知道女儿吃不吃地住他。三日月宗近么,说句不好听的,她觉得自己女儿配不上他呢。


    36.但是想那么多也没用,关键还是得看自己女儿。


    37.逛了一圈后,她决定还是回去睡觉吧。


    38.第二天早上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来叫她起床的。隔着门看不见样子,她梳洗好了后就出去和他打了招呼。青年长得极为英俊挺拔,见到她后还行了个礼。他说他叫压切长谷部,并且希望她称呼他为长谷部。


    39.她都告诉过他了女儿还在里面睡得不成样子,他还是巴巴地等在外面,说这是近侍的职责。说话时声音轻柔地好像生怕吵醒屋里的人,她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40.烛台切一大早就在外面晒衣服,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衣服一看就是那些短刀们的。那些孩子们吃过饭就休息的休息,手入的手入去了,昨天都没好好地聊过几句。看那些衣服边角都有些破损了,她决定帮他们补一补。


    41.补衣服的时候一个带着好几只小老虎的孩子揉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走了过来,身上还带着些伤。她惊讶地问怎么不去治疗,也许是声音太大把那孩子吓了一跳,带着哭腔回答说手入室不够用只能等到现在去。


    42.花了不少时间把那孩子哄好了,结果他哭累了拽着她的衣服就睡着了,她一下子又母爱泛滥,把他抱到自己怀里。


    43.一抬眼好几个五颜六色的孩子围着她,都说要抱抱,一个皮肤白白的孩子拉住了他们,分给他们好几个金色的东西,孩子们开心地跟着他走了。


    44.这个皮肤白白的孩子真是了不得哟,哄走了孩子又回来把五虎退给抱走了,还说麻烦她了。这么可靠,就是可惜小了点。


    45.一个粉红粉红的青年拉着一个蓝蓝的孩子路过,她一边看着一边想这个粉红青年衣服病恹恹的样子一点生气都没有,而那个蓝蓝的孩子却一股子杀气。于是她叫住了两人,手拉手说了好些鼓励的话。


    46.过了会儿女儿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了,衣服凌乱头发也没有好好梳过,她看不下去正想过去帮她整理整理,等在屋前的长谷部倒是先一步帮她拉好了衣服梳理好了头发。


    47.这副画面怎么那么像堀川国广和那个叫兼桑的男人呢。


    48.手入室里出来了四个孩子,看见女儿十分高兴地围了过去。她伸手一一摸了摸他们的头,讲到高兴处还弯下腰伸手把那些孩子们往怀里搂。


    49.那些孩子们也不懂,脸蹭到胸了也没觉得什么不妥。


    50.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她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这成何体统。


    51.女儿在这里也没把自己当女性看待吗?!


    50.这和在组里有不同吗?!


    51.倒是长谷部神色尴尬地拉住了她,结果被她按住了头往自己胸里埋。


    52.她看不下去了。


    53.她觉得女儿永远也嫁不出去了。


    54.但是看长谷部脸红到耳朵根了还一副这样不好的样子教育女儿,她似乎觉得事情可能有些转机。


    55.大概......吧。



评论(12)
热度(195)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