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食用须知:

  • CP如题


  • 玛丽苏有,OOC有


  • 文笔已经变成狗粮了


  • 本来想写恐怖向的,后来发现我还是洗洗睡吧


  • 应该是苏的


  • 以上能接受者,请往下食用


  • 合理避雷,不要勉强自己看完
















       本丸一片寂静。


       不,不只是寂静,整个本丸没有一点灯光,只有借着惨淡的月光你猜可以些许看清脚下的路。


       若是放在从前,和室里一定是人声鼎沸,哪怕是在院子里你也能听到以次郎太刀为首的一群刀剑们因喝醉了酒而格外放肆的声音,薄薄的窗户上印出的身影让你十分安心。可是此时此刻,不说听不到刀剑们的声音,就连平时锻刀房传来的敲打声也停止了,一时之间,本丸安静得你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安和后悔笼罩在你心间。


       早知道,就不提什么试胆大会了。


       夏日临近,因身处异界而倍感无聊的你在午后喃喃自语道「要是有试胆大会就好了啊。」


       说来也巧,那日你的近侍正好是鹤丸国永。


       在一贯喜欢捉弄吓唬人的鹤丸的逼问下,你将试胆大会的含义、规则等都告诉了他。而从他那闪动着几乎要发出光的金色眸子里,你看见了因后悔而苦着一张脸的自己。


      「那我们来办试胆大会吧!」


       若是交给别人来办,你定然是放心的,可若是让那满肚子坏水的喝完来,指不定就成了惊吓大会。然而刀剑们,包括短刀们都对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看着一群刀剑们忙前忙后地准备,甚至无法改变他们心意的你也就只有随他们去了。


       今日午后你懒懒地水下,大概是因为今日的床褥铺得特别舒服,醒来时已是深夜了,你捂着因太过饥饿而不满地叫着的肚子,走出了房间。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


       今日似乎,就是试胆大会。


       你一边摸着黑一边走向厨房,脚下踩过落叶的咔擦声也让你汗毛竖起。


       一般来说,应该会有什么在樱花树后等着你才对,你警戒着,一边缓慢地走着。你肯定树后一定藏着什么,你甚至能看见那一团耸动着的黑影。会是谁呢,你才想着,一定是短刀,会是爱染国俊吗?


       可是没有反应。


       你都已经走过了那棵樱花树了,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突然从树后跃出的女鬼,也没用什么吊在树上的尸体,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


       你装着胆子绕回去,想去树后看个究竟。“咚”一声,旁边的池塘里有锦鲤跃出水面透气,但就是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注意力放在别处的你吓得叫出了声来。


       你顾不得那樱树后拍打着翅膀被你的声音惊吓地飞走的鸟儿了,提着裙摆,借着朦胧的月光向厨房飞奔而去。


       你按捺住因恐惧而剧烈跳动着的心脏,伸手去摸墙壁上的开关,然而无论你按了多少次,厨房的灯就是不亮。


       明明早上还是好的!


       一系列的惊吓让你几乎要崩溃,但你还是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你记得厨房里是有蜡烛的,于是你摸着墙壁,走向了橱柜。你打开了橱柜的门,伸手进去仔细地摸索着。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橱柜门打开的吱呀声显得格外刺耳,你的心随之一颤,紧接着手指摸到了冰凉的刀刃。


       之间传来的痛感让你缩回了手,你吐槽着光忠居然把刀收在橱柜里,皱着眉舔了舔指尖的伤口,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你觉得这里更加诡异了。


       你换了只手小心地继续摸索着,终于够到了被放在角落的蜡烛。你用就放在旁边的火柴将蜡烛点燃,借着盈盈火光,你终于可以看清这昏暗的厨房。


       有了光而些许安心的你终于有了机会考虑今天的本丸怎么会这么奇怪了。一路走来你都没看到一个人影,就算是试胆大会,也该在你走到厨房的这段路里出现几个人来吓唬一下你啊。而现在仿佛整个本丸的刀剑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一般,这未免有些太过诡异了,正是这未知的寂静才是最叫你害怕的。


       你翻出了下午吃剩下的点心,随意地吃了点,因过度的紧张让你根本无法尝到什么味道,只是为了填满肚子而大口吞咽着。吃了点心后,你决定去刀剑们的房间看看,是不是所有人都不见了。


       但是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却让你不禁绷直了身体。是谁?会是哪一个刀剑吗?还是......别的什么?在这空无一人的本丸里,那脚步声如此清晰,仿佛就在你身边行走一般。而事实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也确实说明了他在与你接近,你吹灭了蜡烛,蜷缩在角落。


       “吱”一声,门被轻轻推开,你将头深深埋进膝盖里,尽量往角落阴影里缩,幼稚地期盼着不要被他发现。


       「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这却是让你出乎意料地声音。


       你抬头,看向来人那映在月光下微微发蓝的头发,那颗原本剧烈跳动着的心脏渐渐安定了下来。


       是一期一振。


       因为对弟弟们十分照顾而被你称为可靠的哥哥的一期一振正站在你面前,用有些无奈又困惑的表情看着你。


       「坐在地上是会着凉的。」


       「我......我腿软站不起来。」


       刚才的惊吓早就让你浑身脱力,虽然此刻看到了可靠的近侍而安心不少,但不止是腿软,冷汗正一身一身地往外冒。


       「失礼了。」一期一振走近你,揽住你的腰将你抱起,你吓得紧抱住他的脖子,手臂上传来的温暖触感打消你对这个一期一振是不是真货的怀疑。   


       「我送您回房。」


       你偏过头去看一期一振,真是奇妙,明明只是见到了他,你就安心了下来,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你自己吓唬自己一般。


       他原本就端正清秀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更柔和,金色的眼眸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你原本躁动不安的心此刻平静地如同一汪湖水。你和他靠得如此接近,甚至能看清他脸上柔软的纤毛,你突然想戳一戳他的脸,而事实上你也这么做了。他有些不解地侧过头看你,你因被抓现行而羞耻地将头埋在他的脖颈间,耳边传来他低低的轻笑声。


       「到了。」一期一振打开门,将你放下,转身将被你睡得惨不忍睹地床褥又铺得整整齐齐,你突然想起来今天中午也是身为近侍的他为你铺的床褥。


       「您还是休息吧,晚睡对身体不好。」


       明明你刚不久才睡醒,但是被今晚的一系列刺激地也有些疲惫了,但是看着门外印出耸动的树枝影子,你又有些害怕。


       「一期一振能,在这里陪我吗?」


       你低着头不敢看他,但是手里紧拽着他的衣角。


       一期一振似乎是惊讶到了,过了一会儿你才听到他带着笑意的声音。


       「我知道了。」


       你拽着被角睡下,一期一振就跪坐在旁边,有了他你安心不少。你朝他伸出手,他会意地握紧,他的手宽厚有力,无比温暖,你摩挲着他指尖的薄茧心满意足地睡过去。


       恍惚间你好像记得还有什么问题要问他,是什么呢,算了,还是睡吧。


      





       睡着的你当然听不见外面的声音。


       以鹤丸为首的一群刀剑吵闹地穿过了结界回到了本丸。


       「一期一振说什么要在外面搞试胆大会才过瘾,还说什么主上就在外面等我们,结果那里根本找不到主上的影子,他果然是在耍我们吗?」


       「一.......一期哥哥不会......这么做的......应该......」


       「哦呀哦呀,居然被他摆了一道,真是吓到我了啊。」


       此刻正跪坐在你房里的一期一振将外面对他的抱怨听得一清二楚,他俯下身在你额头印上一吻,轻轻地笑了。



       END





       看懂了吗?看懂了吗?害怕我文力不够所以解释一下!

       一期一振这个外表绅士内心腹黑的人找了个借口把其他人都打发到本丸以外了,然后借此机会去接近婶婶,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

       一期一振在我心中就是这么个形象,应该没有OOC吧,应该没有。。。吧?


      


       


评论(1)
热度(54)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