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

本质是个玛丽苏,只写BG,文笔渣还ooc,误入请小心。不定期回归。

次郎太刀×女审神者

  • 次郎X女审神者


  • 不可控制地OOC了


  • 文笔太渣,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你端坐在手入室里,对面坐着的是褪去了上衣的次郎。你们面对面坐

着,一时无言。你握着手入球,低着头不敢看向对方,室外传来了短刀们打

闹嬉戏的声音,但此刻室内安静到你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地步,气氛尴尬到了

极点。

       

       怎么会变成这种情况呢?

      

       身为大太刀的次郎从来到本丸起就很可靠的没有受过伤,甚至相较于还

在成长期讲刀装当饭吃的太刀和OOO定,特别争气的他碎过的刀装一只手

都数的过来。


       然而这次出征,次郎却被敌方的枪兵打成了轻伤。回到本丸的他依旧如

常朝你笑着说出【我回来了】,不以为意地看着一身的伤口说着【抱歉啊主

上,不小心受伤了。】。看着华衣染血的他,你的心在一瞬间揪紧,紧张地

拉着他几乎是奔向了手入室。在一切都准备就绪之时,你却莫名其妙地害羞

了起来。

       

       【怎么了主上,不为我手入吗?】次郎的声音从你头顶传来,夹杂着酒

的清冽香味,让你紧张地不禁坐直了身子。就算不用抬头确认也能察觉到你

们现在靠的有多近。


       你从没想过一直强调自己是【漂亮的】次郎会有着这般筋肉分明的身

体,只有在独处一室的此刻你才后知后觉地局促起来。


       【怎么会不小心就受伤了呢。】你试图平复自己杂乱的心绪,开始小心

地为他的伤口清理。


       【嘛,喝醉了。】


       他毫不在意的语调让你有些生气,下手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些。


      【请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啊!要是次郎不在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嘶——】次郎倒抽了口冷气,【下手真重啊,主上。】他好似撒娇般

地说道。


       你还是生气。


       虽说刀剑男士们是付丧神,但若是在战场上受了重伤而碎刀的话,也会

如人类般死去。即使再次得到了同样的刀剑,召唤出的付丧神也是完全不同

的人了,不会有之前的记忆。从成为审神者的那一刻起,你就一直在努力避

免这种情况,甚至为每把出阵的刀剑都备上了御守。说到底,你还是担心自

己不能维持这段脆弱的关系,强撑着那如薄冰般易碎的羁绊。


      【生气了?】


       你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将手上的力道减轻。


       次郎突然拉住你的手,将你带向他的怀里,你因这突然的行为红了

脸,挣扎着想要离开,他却将你越抱越紧。

 

     【抱歉,刚才都是骗你的。】他低头在你耳边这么说道,【那种程度的

敌人不管来多少个我都可以将他们打飞,所以不用怕我在战场上消失。】


       你靠在他胸口,感受到他那和你一样因紧张而剧烈跳动着的心脏。


       【我呢,只 是偶尔也想像这样……撒撒娇。】





       想了想还是搞搞lofter吧,把之前写的都贴上来。


评论
热度(31)

© 阿一 | Powered by LOFTER